林梵转身便要离开,却突然脚下一重,林梵皱眉,低头看去。
一双纤细修长的白玉般手正抓着她的衣袍,林梵顺着那手看向本人。
“带上我一起呗,我现在完全走不出去这地方啊,待会别的妖兽来了,那你不是白救我了吗?”车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跟他的面貌实在。。。该死的融洽,太容易引起人母爱泛滥了。
不过显然林梵不是在那个行列,用力抽出衣摆,冷冷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那只龙角象不太像是在这里会出现的妖兽,她现在严重怀疑是这家伙引出来的,这里的动静不是一时半会,很快便会有其他妖兽来的,她觉得还是赶紧的离开为好。
车离见这样的都没法诱惑到,不由得咬牙,狠狠瞪了眼已经快要看不到身影的人,起身飞快往那里赶去。一点都看不出来是受了重伤的样子,林梵几乎是在他飞奔而来的那一瞬便感应到了,没有转头只是加快了脚步,同时警惕着身后的危险。
保不准这家伙会给她来一记,谁说得清。
快要出了山林的时候,林梵侧头看了眼已经飞身到她身边的男子,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焕然一新的样子更显得他美轮美奂的好不耀眼。林梵翻了个白眼,这一路跟的也是够了,现在出来了,他不至于还会迷路了吧。
是的,林梵姑且认为这个叫车离的家伙一路跟着她是因为迷路的关系,暂且不计较,但现在出了山林,应该不会再跟着了吧?
半个时辰后,林梵恼怒地转身看着身后的跟屁虫,她就奇了怪了,自己身上有什么好东西让他惦记的不成?一路上都这么跟着,又不上前来,想干嘛?
“说吧,想怎么样?”刚好有条清澈溪水,干脆停下来,林梵白了他一眼,就地架火将那头龙角象弄出来,好生清理一番。
车离走上前,坐在一旁看着林梵忙前忙后的仔细清理那些妖兽肉,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看了眼旁边的火架,难不成她还要吃烤肉?
“一个人赶路太寂寞了,刚巧跟你同路嘛,一起呗,有个照应不是。”
“那是你寂寞,我喜欢一个人赶路。”林梵扬天暗叹一声,没好气的说道,就说不能随便出手的,看吧看吧,麻烦尾随而至,好在有一头元婴期的妖兽在,还有那妖丹跟龙角,能卖个好价钱。
“没试过怎么知道不好呢,你看我们两个一起,我还可以给你打打下手,那些妖兽肉啊什么的,以后都我包了,保准你满意。”见林梵真的将一块妖兽肉放置在那火架上烤,车离眼睛一亮,连忙上前去将剩下的肉都清洗干净。
林梵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