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那两人已经进入院子不见了身影,林梵跟公羊默默对视一眼,只得跟了上去进入院子。
院子并不小,总共有六个房间,他们一共才五个人,一人一间足足够了。
林梵跟公羊进入院子后,那三个人早就不见了踪影,林梵直接选了个空房间住进去。公羊本想跟她八卦八卦来着,见此也只得选个房间住进去。
进入房间,林梵也没多打量,立马便沉静下心来感应金叶纸的方位,她已经非常确定那张金叶纸就在这元衍城中了。
只是具体方位还需要自己去找找看,她打算这两日就借口出去逛的时候找找看。刚巧公羊他们说要去逛逛元衍城,正是好机会,她也不用找借口了。
至于霍白他们到底来元衍城干嘛吧,林梵还真是不清楚,她并没有特意去问。而车离吧,林梵微微摇头,如果他是因为霍白而接近自己的,那现在人正主都出现了,干嘛还要找她?
那如果不是呢?
林梵想不通车离那家伙到底想干嘛,不过此时就在距离她不远的另一间房中,有两人正在就此事“讨论”。
“哟,这就急了?”车离吊儿郎当的样子,斜歪在椅子上,笑看霍白。
“什么时候走?”
“这里挺好的,我干嘛要走。”
“车离。”霍白脸色冷峻,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显然是不耐烦了。
车离也看了出来,不由得弯唇一笑,挑了挑眉,就这么重要护着呢?
“我又没做什么,你霍大公子这着急的也太过了吧?”
“再说,你这样不是更让有心人注意,看吧,我不是来了,要是。。。”
霍白突地抬眼看他,眼中冷厉闪过,脸色很是难看。
车离被他这么盯着也是不太好受,转开头去避开他的视线,轻咳一声。“我这可是好心提醒你。”
“多谢,不过不用了,明日我不想再见到你。”说着霍白起身往外走去。
“哎,大家都是老乡,给个落脚地都不行啊,我又不是真的为她来的。”车离见他如此,心知他是下了决心,不由得一急,连忙上前去。
没想到霍白竟然停了下来,转身看他,车离被看到头皮发麻,心里发毛,好像有些不对劲了。
“你跟她之间有什么秘密?”
车离瞪大了双眼看他,突然大笑起来,手指着霍白,原来。。。
霍白皱眉看他发癫,静静等待着。
“原来你一路上都一直在想这事吗?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就等着这里来呢?哈哈哈,霍白,你也有今日,哈哈哈。。。”车离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脸上都涨红了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