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皱眉放下铃铛,不可能是坏的吧?
之前看那人的架势,那分明绝招的感觉呀。
“呲”
林梵抬头看去,琨蛮一脸嘲笑的看着自己,出现在芥子空间中。
“笑什么,你认识?”
“傻了吧,滴血炼化懂不懂。”
林梵脸上一僵,尴尬了,她好像是真的傻了,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忘记了。
不过还是翻了个白眼给琨蛮,总是想看你家主人笑话,这样好吗?
“当然知道,这不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没用的东西炼化了有什么用。”
说着,林梵又冲琨蛮的方向摇晃了手中的黑色铃铛,惹来对方一个不屑的白眼。
林梵笑了笑,轻易抹去之前那男子在上面的印记,挤出一滴精血到铃铛上,只见那滴血从铃铛上方滚落,瞬间隐没进入铃铛中。
林梵闭目炼化,一刻钟后,她睁开眼睛,却是吓了一跳,琨蛮不知何时竟然凑到她极近处,正紧盯着她看。
“呃。。。怎么了?”
“怎么样?是不是招魂铃?”琨蛮显得有些紧张的样子,林梵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模样。
“你认识这东西?”他怎么知道是招魂铃的?
“真的是招魂铃?”琨蛮却是闻言眼睛一亮,惊讶大叫。
“是叫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吗?不过我发现有些地方竟然还无法打开的样子。”林梵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虽然名字确实是叫招魂铃,但其实她并不觉得这个招魂铃有那么特别,只是现在看琨蛮的反应,难道是她还有什么没注意到的地方?
“特别,当然特别,林梵,你捡到宝了。”林梵第一次见琨蛮这么兴奋的样子,真是难见啊,她自己都被引得兴奋起来。
“这东西有多宝贝呀?”林梵举起手中的招魂铃,轻轻动了动手腕,一阵悦耳铃声发出。
她挑了挑眉,竟然很是好听,不过她知道这声音要是在被攻击的对象耳中就不会那么悦耳了。
“当然宝贝,这可是上古大宝。”琨蛮跳脚,双眼盯着林梵手中的招魂铃看,不识货啊不识货。
“上古大宝?”林梵闻言一惊,看不出来呀,即便她炼化了也。。。
“你不是发现有些地方无法打开吗?那是因为你的精神力还不够强大。”琨蛮冲林梵翻了个白眼,竟然随手就扔,要是他没接住怎么办。
低头仔细研究着招魂铃上面的花纹,一边嘴里不停继续给林梵解释道。“招魂铃,如果全部打开,其威力甚至可以将敌人的魂魄给招引出来,这才是招魂铃最厉害的地方。”
“你现在应该只是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