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林梵是森先生的药童?”林梵拜师森先生的事情,她并没有透露给其他人知道,公羊也只知道林梵是被森先生亲自收入门下的药童罢了。
“什么?”森先生的药童?
车离一惊,瞪大了双眼看他,又转向林梵,最后怒视霍白。
他怎么一点这方面的消息都没有?
林梵无奈一笑,任由他们在那争论,转身往房中走去,她要好生睡一觉。
车离这家伙还说是特意接近自己的,怎么事先调查做的这么不彻底呢?至少她拜入森先生门下做药童的事情,是完全没有掩盖的事情啊,恐怕要想知道的话,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的吧。
三日时间转眼便过,这日元衍城上空显现的都城全部清晰了,城门无声无息的从内自动打开。
“看,有人已经出发了。”林梵几人全都站在院子上空处,空中元衍城打开的三日内,元衍城上空都是允许飞行的,过了三日城门关闭,便再也无法进去了。
听到车离的声音,几人看向空中元衍城的城门口处,只见几道身影已经到了那里,在门口处微微停顿,便迅速进入其内了。
有人带头,接下来便一个一个的陆续往那里飞去,基本上都是元婴后期,化神期多,偶尔也见到有元婴中期,初期的修士,让林梵更加惊讶的是,竟然还有结丹期修士进入其内。
显然不只是林梵一人惊讶,在观望的其他人也是一阵哗然,这个结丹期修士是有多不要命啊,竟然敢跑到满是元婴化神期存在的屠戮场去,果真是不要命了吗?
“天外有天。”霍白只说了这么一句,转头深深看了眼林梵,便飞身往那飞去了,李叔紧跟其后。
林梵愣了愣,难道那个结丹期修士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那样?其实,这里的人,又有多少人是如表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一样呢,只看个中差异有多大罢了。
“你还不去?”公羊的声音在旁响起,林梵收回看向霍白的视线,他们已经进入了城中,身影消失在城门口。以为公羊是对自己说的,林梵还惊了下,没想他确实冲着车离说的。
对啊,车离不是说也要去的吗?特意赶来就是为了这一盛况,怎么现在又这么安静?
林梵同样转头疑惑看向车离,他甩了甩头,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把扇子,一把打开扇了扇。“早着呢,急什么。”
林梵看了眼头顶的乌云,远处的树木被风吹的东倒西歪,他在扇扇子?
“你慢慢等吧,林梵,我们也回去吧。”也没什么好看的,他们本来也只是过来见识一番空中元衍城打开是如何个景况,再者也是为了送送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