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入沼泽内,林梵便立刻进入了芥子空间中,但即便是这样,她也是弄得身上一阵恶臭。
连忙将身上弄干净了,往外面看去,不知道情况如何了。
这么一看之下,还真是混乱,高瘦男子已经被那只怒火满满的火禽鸟给盯上了,一人一妖打得火热。另一边,那些黑水蟒也是被杀出了血性,死缠着那几个人厮杀。
林梵看了会,皱了皱眉,那个结丹期少年呢?不见了!
四处找了下,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林梵只是疑惑了下倒也没太去关注。
“也不知道会打多久,看来以后见到这群人都必须要绕道走了。”无奈叹了口气,往后躺去,倒在特意准备好放置在芥子空间中的软床。
“嘿嘿。”琨蛮的身影难得出现,一脸很是高兴的样子。
“还笑,要是我就这么被他们杀了,看你要何时才能恢复。”林梵冲他翻了个白眼。
“祸害遗千年。。。”琨蛮悠悠然说道,他倒是没发现林梵还有这么坑人冷漠的时候。
林梵淡淡看他一眼,说的好像他有多可怜外面那堆人似的,对于现在的情况,林梵其实并觉得多愧疚不安的。
虽然有点损,但并不出格,林梵不想等到自己成为别人的盘中食再后悔当初。
“你确定不去找找那个少年?我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琨蛮顿了顿,轻咳一声看向林梵。
“哪里不对劲?”林梵闻言爬起来看向琨蛮,其实她也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可是总说不上来是在哪。
琨蛮皱了皱眉,有些苦恼,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哪不对劲。“要不先去找找看?”找到再仔细研究下,便能知道了吧。
“现在能出去吗?”林梵抬头无语,外面那种情况,不管是谁赢了,她都没好果子吃,一出去怕就是被生吞的节奏。
“以后碰上还是绕道走吧,结下大仇了,而且你看。。。那家伙。”琨蛮顿了顿叹气说道。
林梵跟着看向外面的情景,眼中一缩,那只火禽鸟竟然重伤逃走了。
突然,她只觉得脑中一痛,确实那高瘦男子好似有感应般转头看向她这里,林梵连忙收回精神力。
那边琨蛮也脸色微变收回了精神力,两人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那家伙怎么突然这么可怕了?之前还不觉得有这么吓人的,只以为他掩盖了些实力,最多也不过是化神后期罢了,可是刚刚那一刻,给她的感觉就好似自己在他面前如同蝼蚁般渺小。
此时两人都不敢再放出精神力去查探外界的情况,自然也不知道那高瘦男子的举动。
此时高瘦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