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舒服服在芥子空间中修炼了一个晚上,这还多亏了那个碧髓玉的存在,要是以前那也就只能用灵石了。
第二天一早,林梵睁开眼睛从入定中醒过神来,伸了个懒腰,小心地探出精神力,确定外面安全这才无声无息从芥子空间中出来。
她没有立刻行动,静静待在树杈上,感应着金叶纸的所在方位。
好在还能感应到,她已经脱离方位很偏的位置,现如今也只得加快速度,可是林梵也不敢过快,之前的教训足够了。
小心也保持速度往金叶纸行进着,一路上没有再遇到一个修士,但妖兽倒是遇到不少,不管是什么实力范围的。那些元婴期以下的妖兽,见了她也不敢上前来,元婴期以上的妖兽吧,林梵却要选择性避开或者迎战。
这样下来,速度怎么也快不了多少,身上的伤口到了多了起来,林梵的眼眸却是一日比一日的晶亮,身上的肃杀气息越加强烈。
终于在一个月后,林梵感应到自己距离金叶纸的位置已经不足百里,她没有再快速前进,而是停了下来。
这里是一处深山树林,在进来之前,她便在高空中看了几眼,延绵不断的山脉,层出不穷的妖兽是必然的,这其中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不过,同样的,危险与机遇并存,林梵已经进入树林有五日时间,却已经收获了不少的灵草。
这些都是她炼制丹药所需的材料,既然遇上了,她没有放过的打算。
之所以不再上前去,是因为此时她已经比较深入这片树林,随时都可能遇上化神期妖兽,仅仅就今日一天时间,她已经躲过了三波化神期妖兽。这个概率太大,要是再往前去,恐怕会更多,到时候她还能不能多过去就不好说了。
她本想着也许那人会停滞不前,或者退回来,可惜,林梵皱眉盯着前方的黝黑森林,金叶纸在移动,往树林深处走去了。
咬了咬牙,林梵身体如飞燕般轻盈往前跳去,紧跟着往树林深处走去。
周围一片寂静,林梵心中紧张,对金叶纸的感应已经是刻在识海中,并不需要太过注意,都能感应到对方位置。
只是,她此刻全部精神力都放在警惕周围的事情上,一日后,林梵脸色微变,看着下方空地上的血迹斑驳,各种残缺尸体摆置在那,还有些妖兽在旁边啃肉。
林梵蹲在树上,看着这一幕,没有动弹,脸色沉重,收敛着气息。
四周好似突然间静下来了一般,只剩下那几只妖兽在啃肉的声音,林梵全身都绷紧着没有动弹,额际的汗水滑下,进入衣领。还有些汗水进入了眼中,即便眼中生疼,她也不敢去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