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沉的怒吼声从他口中发出,他突然出手,满头的红发飞扬,蹬蹬蹬地一根根全都没入周围的树木妖兽体内。
“啊!!!”
仰天长啸一声,砰砰砰的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只见周围原本林木竖立的景物突然间全都倒了下来,周围竟然变成了空地一般。
下一刻,他转头狠狠瞪向一处,只见那里从暗处走出来一人,同样冷眼盯着他。
男子冷笑一声,侧了侧头,只见旁边另一处也走出来一人。
要是林梵此时盯着外界看,必然会发现这两人正是她一直跟踪的那两人。
“你们。。。该死。”红衣男子见他们从暗处走出,冷冷说道,此时在他眼中,什么都该死,那个拥有灵纯净灵气的女子也该死。
“哼,道友好没道理,你跟踪我们至此,还要倒打一耙。”国字脸男子冷哼了一声,这里这么大的动静,他们自然注意到了,保险起见还是返回过来看上一眼,以免出现不必要的意外。
没想到了这里,却发现这男子竟是要发狂的样子,而且对方实力强横。国字脸男子自认要是自己一人对上他,也是对付不了的。但他现在不止是一人,要对付这个突然出现之人,不是难事。
而且,也不知道此人是怎么隐藏的,其实他之前也偶有感应,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可是转身看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精神力感应之下,这片树林中也只有他们两个,可是,现在就在距离他们不到百里的范围内出现了一个活生生的人。
想到一路上他们讨论的事情,如果那事被人知道了,他脸色微变,跟青年男子对视一眼,显然两人都是同样的想法。
红衣男子一言不语,只突然便出手了,招招狠戾,出手全是往致命部位攻击。国字脸男子跟那青年男子连忙出手应对,三人之间激斗异常,一时间树林中的妖兽飞禽全都躲避开来。
周围灵力波动不已,那些花草树木各种被摧残,三人所过之处,一片狼籍。
林梵此时却在芥子空间中疗伤,有碧髓玉在,加上她准备的伤药一直都很多,进展倒也顺利。只是她平日里用的储物袋中,里面那些丹药都被那家伙给扔了,林梵那叫一个心疼啊,那都是自己辛辛苦苦炼制的。
不过,好在自己自从有了芥子空间后,便一直都潜意识的将特别珍贵的东西放入芥子空间中,而储物袋中只放置着一些平日里用的丹药跟其他灵草之类的东西。
虽然可惜心疼,但到底是捡回来一条命,林梵摸了摸脖子,现在还有些余韵的痛苦在。虽然,此时那里已经没有一条条吓人的青乌指印,也已经不痛了,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