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炎咬了咬牙,忍住那阵突如其来的痛苦,再过两年,两年,他就能彻底将这些该死的东西赶出体内了。
他再次看了眼已经彻底变成黑色的丝线,再也不见蠕动的样子,只静静停滞在那,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深吸一口气,重新闭上眼睛,开始疗伤修炼。
林梵此时站在山崖上,低头看着下方的迷雾缭绕,脚下青云剑出现,开始慢慢地往下漂下。一点点挪动得非常慢,这样的地方,她曾经也经历过一次,只是那次并没有这么深罢了。
但,那次的经历,也足以让她崩溃的了,所以这次格外的小心,而且还不知道那家伙到底在做什么,一直静坐在那没动。一刻钟后,林梵抬头看向上空,皱了皱眉,上面是迷雾,脚下也是迷雾,四周全都是。
这些雾气好像又没什么问题,但也多得有些离谱,林梵继续往下走去。
半个时辰后,林梵脚踏在地面上,终于有种踏实的感觉了,只是转头看向四周,这深渊底下竟然也是浓浓的迷雾。在上面的时候还能看清楚周围三丈距离的景物,后来变成两丈,然后是一丈,而此时,林梵看了看,她只看得清楚自己周围不到三步远的位置。
即便是以她元婴后期的精神力,也只能看到这么远而已,林梵没办法看清楚前面的路,只得往感应到的金叶纸所在方位而去。一步一步,速度不知道有多慢,但也只得如此,林梵现在全身紧绷着,因为不敢再轻易躲入芥子空间中,她一切都只得靠自己。
一个不对,就要拼了命的去博啊,因为没有退路。
她本有些犹豫要不要此时就下来,但最终还是决定下来了,如果要等到自己修为突破后再过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而且那个可能性也低。而且,她也想到一个可能,当初自己在关上精神力探查外界的时候,那家伙突然转头对她冷笑,手中的攻击往青年男子两人而去,那一击,绝对影响力不小。
再加上这段时间里,青年男子一直都没有移动身体,要么是在闭关修炼,要么就是在疗伤。谁会跑到空中元衍城中来修炼?除非是要突破了,或者是在疗伤。如果这人真的是要突破了,林梵只能自认倒霉,因为即便是这时候不去找他,以后也还是要找他去弄来那一张金叶纸。
突然,她停了下来,因为距离金叶纸所在的方位已经不远,而且周围的可见度也越来越清晰了,现在她已经看清楚周围五丈左右的景物。就在前方隐约可见的一座山峰,林梵没想到这深渊下面竟然还有这么大的空间在。
抿了抿唇,这么近的距离,自己如果再往前去,很可能就会被发现的。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