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下一片静谧,好似被隔绝了一般,而外界却是血雨腥风。
空中元衍城的机缘争夺从来都不是可以小看的,越到后期越加激烈残酷,每日里都有修士在消亡,甚至有化神期的,更甚至洞虚期的强者也有。
晃眼间时间期效已过,空中元衍城中好似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又突然间热闹了起来。
这一切,林梵都不知道,她此时正陷入深沉的沉睡中。
周围一片寂静,一动不动躺在地上的人,突然间动了动,下一刻,只见她眼睛一动,陡地睁开。
林梵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的景物,刚才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一丝金光闪过。
对了,她之前也见到过,陷入黑暗之前,一道金光闪过,然后。。。
连忙撑起身体爬了起来,林梵警惕看向对面,却是什么都没有了。那人不见了,她四处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这里除了她再没有其他人了。
突然她眼睛一亮,储物袋?走上前去拿起来,上面的印记稍微一动便抹去了。林梵往里一看,眼睛瞪大了些,金叶纸在这?下一刻只见她手中拿着一本无名书记,什么都没写的黑色封面书籍,又跟以往她所见的不一样。
这就是第四张金叶纸了,林梵看着识海中一起漂浮在上空的第四张金叶纸,松了口气。终于还是拿到了,真是不容易啊,退出识海,林梵看了眼周围情景,皱了皱眉。
“琨蛮?”
没有声音回应,林梵看去这才发现他又陷入了沉睡,还没有醒来。
“紫驭?”他应该没有陷入沉睡吧。
“主人。”好在紫驭还在的,林梵松了口气。“将我昏迷后的事情说一遍。”
紫驭停顿了下,细细将事情说了一遍,林梵却是僵直着站在那没动,脸上满是复杂。
“你说。。。什么?”
“主人放心,那人已经彻底消失了。”
“不是,我是说。。。嗯。。。我昏迷了多长时间?”说着她又内视了一下体内的情况,这么一看,她吓了一跳,又是一惊。
“主人睡了十年之久。”紫驭的声音同时在脑海中响起。
林梵晃了晃头,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不够用啊,竟然睡了十年?十年啊!
她相信紫驭没有骗她,也没有计算错误,因为她竟然不知不觉中已经突破到了化神初期,精神力更是到了化神后期。
等等,林梵脸上白了白,实力的增强也没有让她高兴多久,因为她想到一个非常严峻的事情。如果她昏睡了十年,那加上之前的三年,早已经过了十年期效啊!
所以,她现在应该是在外界才对,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