琨蛮脸上扭曲了下,动了动肩膀,瞪了眼林梵,那酸爽的,真是下得去手啊。
林梵却没注意到这些,只顾着兴奋来着,瞬移呢,她做梦都想瞬移。
“那家伙怎么回事?”琨蛮顿了顿看了眼红影,面无表情的问道,其实内心抓心绕痒的好奇着。
林梵一愣,转头看他一眼,什么怎么回事?“你说红影啊,就那么回事咯,以后他都会在这里待着,嗯,蹭那块碧髓玉的灵气。”指不定哪天能给她出手帮帮忙呢,林梵看了眼红影,内心默默地补了一句。
“对了,你那个瞬移啊,是你自己可以移动,还是可以带上我,不对,你已经带过我了,我现在是不是也有这种能力了?”毕竟琨蛮现在也是她的法宝嘛,如果法宝都有这能力了,那她这个主人是不是也有了。
“你以为瞬移满街捡的吗,谁都可以拥有。”琨蛮闻言白了她一眼,天知道他恢复到这个程度费了多大的劲。“你想要修的瞬移,慢慢来吧。”
虽然已经有所准备,还是心中失望不已,脸上也表现出来的明显,被琨蛮再次鄙视了一番。
“好吧,至少也多了个逃命的底牌,你这个瞬移可以用几次呢?一次多远?”林梵说着再次看向琨蛮,这种问题当然要提前了解清楚,虽然琨蛮现在是她的法宝的器灵,但她这个主人家对他的了解还真是不多。
“现如今才刚刚恢复一点,带上你一次可以瞬移百里的样子,每次间隔一刻钟。刚才为了躲避那家伙,我连续使用了五次,今日的分量已经用完了。”说到这个,琨蛮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林梵好便是他好。
林梵点了点头,这样已经非常好了,只是她想了想自己刚才遇到的危险,抬头看向琨蛮。“刚才那家伙是什么来的?怎么那么恐怖,我才刚出了芥子空间,它的攻击几乎是立马便到了。”怎么有种被盯上的感觉。
琨蛮斜倪了她一眼,见她还是不死心的要问,只得说道。“一只地龙,洞虚后期,你能对付吗?”
林梵心中一惊,瞪大了双眼看他,洞虚后期的地龙?怎么会盯上她了?是巧合吧。
她摇头,一时间无语,“看看外面有没有那家伙的存在,我得出去了。”赶紧提升实力为妙,现在就是动虚后期的大家伙出现了,那后面。。。
琨蛮点头仔细探查了外界的情况,发现没有那只地龙的气息,冲林梵颔首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出了芥子空间,林梵没有再停留,继续往前飞去,只是还不到半个时辰,她再次被追上了。欲哭无泪地看着远远的盯着她的巨大地龙,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不是已经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