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速度飞快,一直往金叶纸所在方位跑去,那些落下的红色枫叶一片片竟然好似利剑一般,一片飞过,竟然能突破她的防御,她的衣裳便至少要被划出一道口子来。
漫天飞舞的枫叶,就好似之前的枫叶路一般,没有尽头,那些枫叶好似永远也落不完。
呲的一声,林梵侧头避过却依然被枫叶在脸颊处划出一道口子来,血迹沾染到那片枫叶上。林梵突然睁大了双眼,紧盯着直往下掉落的枫叶,那血迹竟然没有滑落或者静止在那,而是一点点的浸入到了枫叶中。
被吞噬了?
林梵一愣,不过这么一会,身上又加了几道伤口,林梵连忙集中精神力,这么看过去,竟然是所有的血迹都没有滴落到地面,而是被那些枫叶吸纳了。
她心中惊诧,不管那些,尽量不让自己受伤,义无反顾往金叶纸所在方位前进。只是,相对于之前的枫林路,一路上并没有攻击出现,自己只要找准方向便能出来。可是这里却是无时无刻都存在诡异攻击,她不知道自己的那些血被枫叶吸入后用作什么,但直觉那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林梵一边要感应金叶纸的方向,一边还要躲避枫叶的攻击,速度自然满了不少,好在这次的选择依然是对的。
眼看着越来越少的枫叶落下,林梵心中一喜,更加坚定了前进的步伐。
就在她头顶上空处,一场关于她的对话正在进行着。
“哈哈哈,疯子,吃瘪了吧,这小家伙不错嘛。”那石块人脸大笑着看下方的林梵一步步往枫林阵的出口方向走去。
“哼。”那疯子只是冷哼一声,没有言语,只是皱起的眉头显示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如表现出来的那般平静。
这个人了修士竟然好似知道他布置下的路线一般,那每一步都走在正确的出去路线上,没有丝毫错误的。
这是为何?
之前的枫林路还好说,如果走错了,也就是被困在无边的幻境中,也许还有机会更改路线,重新去找,只要对象心志坚定。
可是,这一关,枫林雨,如果走错一步,那么攻击就会成倍的增加,这个人类修士如今走的便是出去的路线,也是最安全,攻击最少的路线,所以,到了此时他也不过才吸收那么一丁点的血罢了,连味道都没尝够,更遑论是当养料用了。
难道她真的知道他布置下的阵法破解方法?这不可能,他从来没有将这个阵法泄露出去给其他人知道,而且这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不存在借鉴其他阵法。
所以,这个奇怪的人类修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如果说第一关时,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