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那条腿影的出现,林梵身边周围的飞箭顿时少了许多,一时间无法靠近过来。
见此一幕,疯子脸色一变,眼中满是阴霾,之前的温和慈悲一下子消失不见。旁边的石块人脸看了他一眼,嘿嘿一笑,早已见怪不怪。
这里的妖兽,还有什么慈悲不成,即便是最开始有一些,它们也早已经在无数又麻木的厮杀竞争打斗中被消磨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名额,那个有细微希望能让他们脱离束缚,得到自由的机会。
“下次吧。”想到这,他眼中也没有幸灾乐祸的得意了,只有最后的无奈叹息,眼底还存有一丝迷茫,何时才能有个尽头呢?
“哼。”疯子闻言看了他一眼,也心知事已至此,它的阵法已经无法阻挡那个人类修士,它最强大的也就是这个阵法,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好不容易得来的这次机会,消失了,没了!
林梵终于出了枫叶箭的攻击范围,转身看去,果然是已经没有了。林梵没有放松,站在原地没动,警惕着周围,她不知道到底还有没有第四波的攻击出来。
良久,没有一点动静,林梵直了直腰,轻呼一口气,动了动身体,转头看了看四周。
呃。。。她看到了什么?
“琨蛮。”她下意识的呼唤琨蛮,下一刻才想起有可能叫唤不了他。
“醒了?”没想这次竟然有他的回音,林梵心中一喜,果然是已经出了那个幻境。
“嗯,我一直在这里?没动?”她看了眼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峡谷入口,不确定的问道。
“对,叫也叫不应,你遇上什么幻境了?”琨蛮此刻也松了口气。
林梵抿了抿唇,简单将事情说了一遍,难怪会这样,看来她是一踏入这个峡谷就已经中招了。当时,难道是从她闻到的那股血腥味开始的吗?防不胜防,林梵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中招的。
“全都是红色枫叶。。。”空间中琨蛮低声说着,旁边的红影闻言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复杂,转瞬即逝。
林梵却没再继续想下去,既然已经进来了,她就没打算轻易半途而废,吞下一把丹药,换了一套衣裳,这才继续往前走去。
这一次,她并没有遇到什么幻境或者是攻击,一路平静的走了将近半个时辰。
“是不是太安静了?”
“难道就那么一个攻击吗?”
“不可能,那只是最简单的,第一道守卫线罢了。”红影的声音插入到林梵跟琨蛮的对话。
林梵挑了挑眉,就等你说话呢,终于忍不住啦。
“这个峡谷里到底有多少道守卫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