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盯着星渊魔龙看,变异吗?还真的很有可能呢。
“不好,这家伙不可能单独生活在那里吧,待会它爹娘找过来怎么办?”林梵想着想着,突然脸色大变,颤抖着手指着星渊魔龙,抬头看向琨蛮,脸色微白。
这。。。她不是有意拐来的这家伙啊,它自己跟过来的,她能这么解释吗?
星渊魔龙见她如此,看着近在眼前的手指,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看了眼林梵,又看了眼那白玉手指,一双大眼睛里闪过喜悦,张嘴咬去。咔擦一声,林梵几人被惊了下,转头看去,却见那星渊魔龙正双眼含泪的用抓去捂住嘴巴,看起来很是痛苦的样子。
林梵一愣,这是怎么了?
放开禁锢,连忙上前去看,犹豫着伸手拍了拍它的爪子。“怎么了?”她皱了皱眉,血迹已经从爪子那里流了出来,好端端的怎么就出血了?
她眼中闪过一丝焦虑,扒开它那双大爪子看去,吓一跳,竟然是满嘴的血。星渊魔龙抬头委屈的看向林梵,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看着林梵满是控诉。
林梵一愣,她怎么了吗?她什么都没做吧,你控诉我干嘛,你冲我委屈干嘛。我还要担心你家爹娘要来找我算账呢,那她真是这辈子都不要出空间算了,就在这里老死?
“来,张开嘴给我看看,你是不是咬到什么了?”郁闷了下,转眼看着那双眼睛,林梵无奈叹气,低声冲它说道。这家伙偶尔看着怎么就像还没断奶的小孩子呢,偶尔又看着很是聪明,什么都懂得样子。
此时,它眼中的委屈跟控诉,还有不安跟迷茫,林梵心中一软,内心叹气,盘腿坐下低头去看已经痛趴在地上的星渊魔龙的嘴。星渊魔龙眨了眨眼,疑惑地看林梵,顺着她的手张开嘴。
林梵低头看去,脸上一黑,冷汗直流,这是咬到舌头了吗?看不清楚啊,全是血。
“呐,你听话哦,不要闭嘴,我帮你看看是伤到哪里了。”林梵深吸一口气,盯着它的双眼说道,那么多血,她怕这家伙不小心咬到了什么地方,还是检查下的好。此时她竟然没有想到这样强大的妖兽,即便是哪里出血了,也会自动慢慢止血的。
旁边的红影张了张嘴要提醒她来着,被琨蛮阻止了,琨蛮示意他噤声,转头仔细看着那一人一兽。
林梵见星渊魔龙眨了眨眼,不知为何她好似就知道对方已经懂了她的意思,松了口气,伸手往里探去。
不久便找到了出血点,林梵脸上一僵,它在换牙吗?只是摸着那个空着的大压槽,又往其他地方摸去,怎么不见那颗牙?不会吧,它不会是吞下去了?
“琨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