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的情况堪称糟糕透底,林梵全身上下都传递着疼痛两个字,刻石她依然想笑,而且还这么做了。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对面的红影脸上一阵黑,充满怨念的瞪着。
“这就来,就来了。”
林梵笑着连忙说道,一边起身深吸一口气再次踏入草丛中,坑爹的这都是什么命啊,好不容易将红影这货给拉出来,林梵已经虚脱,身上的伤势更加严重了。
红影竟然比她更加不堪,林梵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从前为了躲避他的追杀时的那股狼狈劲是怎么回事,这货竟然一进入那草丛灌木中就毫无抵抗之力,而且巨怕疼。
受不了旁边的强烈怨念,林梵连忙打开芥子空间,将他收了进去,然后才慢慢的开始将身上的伤口处理一遍。
一个时辰后,林梵满血复活盯着上方看不到尽头的路看去。
抬脚往上走去,寂静的树林丛中,一切好似都静止了下来,只余下山道上那个渐渐变小的身影在移动,速度犹如蜗牛爬行。
林梵喘着气慢慢地坐到地上,感觉到自己已经再一次到了极限,她知道自己不能再凭借意志力往上爬了,她此刻需要休息。盘腿闭目,心念一动便闪身进入了空间,这是她犹豫了很久之后的决定,虽然目前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一进入空间,那种瞬间轻松下来的感觉让她不由舒服的叹了口气。低头摸了摸从她一进入空间便飞扑过来的小黑头部,弯了弯唇,体内的灵力随着碧髓玉的灵气散发而开始缓缓流动。抬头看向琨蛮设置的屏幕,顿了下,怎么。。。
外面山道上,就在林梵身体消失的那一刻,只见原本寂静的山峰树林突然间动了起来。下一刻,原本已经消失的那头野猪出现在了林梵消失的位置,低头在那嗅了嗅,良久抬起头长啸一声,周围瞬间一静。它再次转头看向林梵消失的地方,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可是找来找去,再也没有找到那个人类修士,它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却也只得转身离开。
这一切都被在空间中观看的林梵等人看了个完全,大家不由得转头对视一眼,惊讶疑惑都有,林梵顿了顿没有再去看那些,盘腿闭目修炼疗伤。
还别说,这样的方式下锻炼,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肉身在发生变化,一种蜕变在进行着的感觉。林梵心中一喜,也许这条山道也是她的机遇,现如今她因为功法的原因,没法修炼,但如果将肉身淬炼,效果必然不凡。
其实,在她修炼这部功法的时候,便已经开始注重肉身的锻炼,只是从前相较而言虽然她的肉身比普通同阶修士都要强大些,但还不够,特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