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已经完全沉浸在紫辰炼体术的奥妙中了,她没学习一个新的动作,便会再次将之前所学的动作与之连贯起来。
她不知道,因为这么一个小习惯,为她后面省了多少力跟麻烦。
她已经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就连因为炼体而导致身上出现一层层黑色污渍,她不自觉地用法术清洗了一遍,也没有注意到即便她用了灵力也没有引来那头野猪的出现。
这日,林梵塔上了第三十六步,她开始学第一式的第三十六招动作。在完全学会后,林梵依照往日的习惯,从第一招动作开始,将这三十六招全部连贯起来。
而在同时,随着她的动作,四周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涌向她,进入体内。
终于,一个时辰后,林梵慢慢停了下来,直立在那没动,良久才睁开眼睛。耀眼的光芒从中闪过,林梵勾了勾唇,她终于将紫辰炼体术的第一式学会了。
此时她已经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巨大变化,特别是在最后她将这三十六个动作连贯起来后,那种质的飞跃感非常明显。
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林梵脸上扭曲了下,太嫌弃了。这都是什么鬼。。。她一个洞虚期强大修士,体内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污渍,摇了摇头挥手便是一个净尘术,半空中好似有一桶水淋下来一般。
身上瞬间便干净了许多,本是已经全黑的衣袍瞬间变成了灰色,林梵本是勾唇的嘴角,突然一僵,手上也是僵住,身体也僵硬了起来。
她刚才都干了什么。。。???
她使用了灵力?法术?
转头看去,什么都没有,林梵一愣,野猪呢?妖兽呢?怎么都没有出现?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她刚才是幻觉?其实她并没有用法术?
“不是幻觉。”识海中传来琨蛮无奈的声音,林梵默了默,好吧,确实不可能是幻觉,她也就是随意想想。
“那么说起来,我可以用灵力了?”林梵心中一喜,可以用灵力,那就是可以快速抵达山峰顶端,拿到金叶纸咯。
“嗯,目前看来应该是。”琨蛮悠然的荡着秋千,看了眼外界的林梵,抿了抿嘴。“不过,你想错过这套。。。呃。。。功法?”一时间想不到用什么词来形容,琨蛮想了想只得用个广泛词,总不会出错。
林梵脸上的笑意僵住,是啊,还有紫辰炼体术。
“紫辰炼体术,你知道吗?”她从前是完全没听说过这部功法的,不知道琨蛮这个几乎是百事通的知不知道。
“紫辰炼体术?没听说过。”琨蛮皱了皱眉,摇头。
林梵点头,琨蛮说的对,她舍不得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