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开始林梵只觉得自己身处水深火热中,特别是右肩那里,仿佛被火焰在烤一般的灼热。
不久后,那股灼热疼痛好似被什么东西抚平了一般,慢慢褪去,只余下时不时传来的抽痛。每当她感觉痛意上升的时候,身体内好似有一股力量在抵御,然后又有另外一股力量在治愈减缓那股疼痛,一时间她倒是舒服了许多。
睁开眼,一片白茫茫的,林梵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有些恍惚自己身在何处。下一瞬,才反应过来,这里是芥子空间,她记得自己陷入昏迷前似乎看到了琨蛮跟红影。
“琨蛮?”
“凉。。。凉。。”她正想着琨蛮去哪儿了,突然怀里一动,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只是林梵却是闻言身体顿僵,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去。
松了口气,还好是小黑,不然她都要怀疑自己不过昏睡了一阵,竟然不知何时多了个母亲的身份。
“小黑?你叫我什么?”双手将小黑从胸口处扒拉下来,盯着它问道。
“凉凉?香。。。”小黑此时显得很是开心的样子,黝黑的双眼格外亮晶,一边伸出爪子往林梵这里抓来,见她往后仰,还以为林梵在跟它玩游戏呢,更是兴奋了。
“不行哦,要叫我。。。呃。。。公子。”憋了半天,她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好,这可爱的小家伙,叫主人总感觉有点那啥,最后想起年少时候的事情,想来想去,越加觉得这个称呼好。
听到响动赶过来的琨蛮跟红影两人,刚好听到这里,脚下一阵踉跄,震惊的看向林梵。
“对,就叫公子,这个好。来,小黑,叫一声看看。”林梵看也没看那两人,抖了抖手,充满期待的看小黑。
“凉。。。公。。。公子。”刚一开口,就感受到了来自林梵深深的恶意,小黑打了个激灵,连忙改口,果然后面就顺口了。
林梵满意了,看向琨蛮两人,“我睡了多久?”她此刻的身体状态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右肩那里还有些微的疼痛,不过影响不大。
她想到那次的昏睡十年,要是自己这次再昏睡个十年,她真是要疯了。
“放心,三个月罢了。”琨蛮嘿嘿一笑,见她此时脸色比之前好了许多,也松了口气。
林梵闻言脸上一松,还好,还好,三个月而已。
“外面如何了?”起身走下去,一边感应着外界的情况,她愣了下又觉得正常,外面一片平静。
“没什么异常,你随时可以出去。”琨蛮一直都有在关注,这段时间并没有出现其他异常,那个小木屋依然静静的立在那根树枝上,那本林梵不知道从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