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焱心中惊惧,如果是那一位,那。。。
不对,突然他神色一冷,如果真是那一位,即便是这个公羊家的小天才再受宠,他也不会自己亲自过来保护他。
公羊家除了那一位,根本就没有大乘期修士,这小子恐怕是身上有什么异宝,让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
“哼!”公羊猕见轩辕焱的样子,便知道不好,突然神色一冷,哼了一声。
轩辕焱脸色大变,只觉得一股强大到让他颤抖的威压袭来,这是。。。“是在下唐突了。”他连忙后退,急声说道。
公羊猕闻言,脸色缓了缓,收回威压,只冷冷盯着他看。“还不快滚。”一声冷喝,很是凌厉。
轩辕焱再次感受到那股不可抗之力,脸色青白,他修炼至今,何时被人这么对待过,但对方的实力。最终,他也只能选择先暂时忍耐,匆忙行了一礼,冷冷看了眼林梵,转身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
一时间,余下的几人全都安静了下来,竟是没有人说话。
“咳。。。多谢前辈相救。”林梵从霍白怀里挣脱开,走上前两步,轻咳了一声,冲还在望着轩辕焱消失的方向冷脸的公羊猕行礼道谢。
公羊猕闻言,脸上缓了缓,慢慢放下脖子,转头斜睨林梵一眼。“你就是林梵?”
“是。”林梵倒也不疑惑他知道自己是谁,没有否认。
公羊景槊看着这一幕,只想伸手捂脸,太丢人了,希望只有他知道小叔公那是在摆谱耍酷中,好在林梵及时去给了他一个台阶下,不然他绝对相信,小叔公会维持那个动作三日三夜。
只是转头看到背着他抖肩膀的车离,嘴角可疑的抽了下的霍白,公羊景槊仰头望天,老祖宗,您为何要将小叔公放出来?
那边公羊猕上下打量了眼林梵,点头微笑。“很好。”说着便看向公羊景槊,公羊景槊浑身一个激灵,连忙上前相应。
“嘿嘿,多些小叔公。林梵这是我家小叔公,他这次来也是为了帮忙找你的。”说完见某人满意勾唇,他才松了口气,心中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
“找我?”林梵疑惑,见公羊点头,她不由得转头看向霍白。
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在这里的?
“走吧,先离开这里再说。”霍白沉沉看她一眼,淡淡说道,虽然有公羊猕震住了会,但保不定那轩辕焱缓过劲来,再找回来。
林梵心中微紧,想到那个轩辕焱,点头跟上他迅速往某个方向飞去。
公羊猕脸色微紧,旁边的公羊景槊心中苦哈哈的,林梵啊,多年不见,你不带这么对兄弟的。
“小叔公?要不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