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僵硬地呆滞在那,愣愣的抬头看他,手不由得放下来,却感觉额间的那只手在轻轻轻揉捏。
眨了眨眼,才想起刚才听到的声音跟内容,第一次见?
第一次见不是在西御城啊,只是,林梵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这情形。。。
她好像记得有经历过类似的情形,当时。。。眼神不由得散了起来,思绪拉回到几百年前的某个街道上。
“呃。。。老大,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啊,我们什么时候见过,你还会忘记吗?”林梵汗,好像说错了,她不是那个意思啊,看着霍白嘴角的似笑非笑,她觉得头皮发麻。
她的意思是既然是见面,那应该说相互的嘛,她记不记得,反正两人应该都会记得才对。
她又想到当初的误会,那又不是她愿意的好吧,而且当时年纪小,很多事情,到了脑海中就过一遍便过去了,从来不绕弯。。。
“怎么会,想知道你有没有忘记而已。”霍白有些不舍的收回手,看着面前女子额间那里的一块红晕,眼中闪了闪。
“哦,哈哈哈,我怎么会忘记呢,没有没有,呵呵。”林梵恍然点头,哈哈笑了两声,内心各种独白,你要真是这个意思就好了。
只是,为何他会突然这么问起,当初这事情不是解决的非常好吗?那些年一起出任务什么的,也从来没见他再问起过啊。
“蠢蛋,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长什么样。”空间中的琨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没好气的说了一通。
林梵一愣,连忙低头看去,衣服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看起来空荡荡的。上面这里一块那里一块的污渍灰尘,明明之前不是这个颜色的。
她竟然这么一副邋遢狼狈样,在霍白面前老神在在的待了好几个时辰。
林梵顿时脸上黑了,伸手不自觉地扯了扯长袍,一边准备抬头跟霍白侧面解释两句。“被那个轩辕焱追的。。。”够呛的,她的衣服何时这么大了?
空空的,非常不合身。
林梵紧了紧手中的布料,顿时原本松垮的衣袍被她扯到一起,凸凹有致的身形顿时显露出来。
“松手。”
还不等她仔细打量,从被自己蠢哭的尴尬中醒过神来,头顶响起熟悉的声音,林梵本就心虚被这么一喝,吓得立马松开手。顿时衣服又变的松垮挂在身上,霍白看着这么一幕,那松开的长袍在她身上微微晃动着,却让他有些眼干舌燥,连忙转开视线。
“呵呵,那个,老大,我这些年伙食不太好,好像。。。好像瘦了啊。”林梵知道自己现在是想装也装不了了。
“嗯,是有点瘦,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