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白看着她脸上再次升起的红晕,勾了勾唇,手指动了动,转而看到对面跟旁边的活体障碍物,眼中一沉,还是将手背到身后握紧。
“走吧,我去打猎。”公羊景槊连忙说道,他不想生火,主要是因为老大绝对不会离开林梵身边,他不想享受冷气。
小叔公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他也不想时时待在身边,而且架火什么的多麻烦,还是打猎来的爽快。
车离刚举起手,嘴巴微张,颤抖着看公羊景槊,不带这么玩的,能先打声招呼不?
公羊景槊挑眉看他,嘿嘿一笑率先往前走去了,林梵无语看公羊景槊蹦跳的往前去。“公羊,还没到地方呢,你现在去打猎,待会怎么找我们?”
“哈哈哈,是啊,小景子,你也别着急嘛。”车离闻言大笑,毫不保留的嘲笑出声,本已跑到前面的公羊景槊僵硬着身体停下来,转身看林梵,委屈。
“哦,我知道啊,这不是跑前边来给你们带路嘛。”脸上依旧淡然,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车离的嘲笑似得。
“带路,嘿嘿。”车离轻笑着上前一把勾住他的肩膀。
公羊景槊斜倪他一眼,冷哼一声,一手用力捅了他一把,听到他闷哼一声才勾了勾唇。
一路上打打闹闹的很快便到了林梵所说的地方,旁边有条清澈小溪,方便清洗妖兽肉,打猎快的很,大家你一手我一提的很快便干脆利落的将东西搞定弄好。林梵只坐在一旁烤肉,左边坐着霍白,右边坐着公羊猕,公羊景槊跟车离两人在一旁各种忙活着。
林梵左右看看,好吧,她也承认,即便是她自己,也不敢指使这两人动手做事。
很快手中的烤肉便发出了滋滋响,诱人的肉香味散发出来,公羊猕挑了挑眉,眼睛亮了亮。现在看着还算不错嘛,他想到之前小景在他耳边说的话,看来不假?
林梵手中迅速熟练的翻滚着烤肉,她其实也许久没有吃了,现在闻到这股香味,馋着呢。不过,旁边两尊大佛在这蹲着,她实在是不敢不先忍住,特别是旁边的公羊猕,救命恩人啊。
手脚利落的割下一块最嫩最肥的肉递给右边的公羊猕,神态恭敬。“前辈,您吃吃,看合口味不?”
“嗯。”公羊猕很是受用,笑着接过烤肉,斜倪看了眼黑脸的霍白,更是得意欢快了。嗯。。。还不错,确实还不错,小景总算是有点靠谱的事情了。
林梵见他吃了第二口,挑眉弯了弯唇,转身用刀切下一块,张口咬下一口,还是不错的。
突然,她只觉得身上一冷,抖了抖,慢慢咀嚼着嘴里的肉,缓缓转头看去。好一张黑脸冷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