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座还当是何物,那解药自是可以给你。”
林梵皱了皱眉,这么敷衍的答应,会给才怪。
“拿来。”公羊猕伸开手,坦然看他。
轩辕焱愣了下,哈哈笑了两声:“公羊老弟也太心急了,那解药可是我们轩辕家的至宝,好生放置在族中呢。等出去后,必然会给你们送去的。”
“哼,轩辕焱,你何时也这么不要脸了?”公羊猕冷笑一声,淡淡收回手,对此并不意外。
“你。。。”轩辕焱扬眉怒瞪,谁知公羊猕再次出声。“果然叫同一个名,竟是一样的特性?”
轩辕炎?看起来好像是有私怨一般,林梵扫了眼自从轩辕焱出现便沉着脸的公羊景槊,还有冷气不停散发的公羊猕,跟霍白。
她抬头看霍白,他好似有所感应,回过头来看她,身上的冷冽顿时消散了许多。
眨了眨眼,她怎么看到他嘴角好似弯了弯,突然只听公羊景槊的一声怒喝。“轩辕焱,你无耻。”
林梵一惊,转头看去,只见公羊景槊跟公羊猕都脸色难看的看着某个方向,而那里。。。轩辕焱一个人站在血色峡谷的入口处挡住。
这是要堵住他们进入血色峡谷的节奏吗?堵得了他们,那他还能堵住其他人不成?
“林梵,要不直接做了他。”林梵正要上前去拉住公羊景槊,脑海中响起琨蛮的声音,沉重而严肃。
她脚下一顿,那边公羊景槊已经被公羊猕拉住了,“做了他?你是说。。。”在血色峡谷中,到时候必然会出现一个大乘期以上的存在,趁乱将轩辕焱解决了吗?
这个难度有些大,不一般的大,先不说人家大乘期的高手,她才不过合体中期,几乎是人一招便能解决的角色。而且,到时候那个所谓的趁乱,也要看是什么样的乱啊,这里可不比以前,如阿离所说,恐怕难度不小。
“那个轩辕焱不能离开空中元衍城,不然后患无穷。”琨蛮见她犹豫,沉声说道。“他这样不远万里,又等了这么多年就为了来逮住你,你想想他是为了什么,不管是哪一样,恐怕他都不会善罢甘休,等出去后,你恐怕更加躲不过了。”杀孙之仇,还有那不神秘的金叶纸功法,即便是他见了都知道那东西非凡不已,还有她身上的芥子空间。
虽然这个芥子空间是他弄出来的,但他很清楚,要是没有成为林梵的法宝,要是没有她识海中的那几张金叶纸,他做不到如今的地步。
即便是他全盛时期,他也做不到能制造一个里面可以布满灵气,处于无限升级的芥子空间来。这些他都没有特约跟林梵说,如今即便他说了,对林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