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公羊景槊伸长了手,霍白却已经不见了人影,他转头跟公羊猕对视一眼。
两人没有言语,默契的转身往后退去,迅速往山下跑去。
刚才霍白离开前的话,语气沉重严肃,他们虽然疑惑,但公羊景槊跟霍白这么多年搭伴而行,两人的默契外人无法想象。让他惊讶的是,小叔公竟然也这么“听话”。
“立刻下山。”这是霍白的原话,而果然在他们离开山顶的那一瞬,脚还没放下,身后的惨叫声便传来了。
公羊景槊转身便见到震骇又血腥的一幕,手中一紧,小叔公的声音传来,同时他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飞了起来。
“还不快走。”公羊猕真是想揍一顿这小子,随手一挥,将他硬是扔了起来,直接往山下扔去。
自己立马跟上,速度极快,而就在他身后不远处,紧跟着的是车离一行,还有司夜。
司夜本也被那些修士突然可以动弹的事情惊到,还想着上前去看看,却没想霍白突然消失,而公羊猕几人却转身便往山下跑。
他心中觉得不对,犹豫了下,还是挥手往霍白消失的方向去了。
谁知下一刻,便是一阵强大的无形攻击过来,都无法预料那些攻击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他当下便损失了一个好手,没有犹豫立马转身便往公羊景槊他们离开的方向跑去。
霍白寻着林梵的方向而去,他从旁边一侧迅速跳下,才发现这里的重力。
抿了抿唇,贴着墙壁往下落去,他是到了侧旁边缘下来去的,所以那些攻击并没有过多的到他这里来,而且,不知为何,越是往下走,所遇攻击越是少。
到了后来,霍白都没有再遇到那股奇怪的攻击,他加快速度往林梵坠落的方向赶去。
林梵只觉得耳边风声直响,不知道降落了多久,才终于感觉到自己的脚踩在实地上。
站在原地转身四处看了看,林梵皱眉,没有其他的出路,只有那一条路可以走。只见在她前方不远处,空出了一条狭小的窄道,其余位置全都是灌木草树堆积。
林梵走近了看了一眼,便退开了,那些后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灌木,她只是稍微靠近而已,竟然便引得那些灌木蠕动起来,比之前在山上那条山道两侧的灌木还要灵敏。
转身往那个出口走去,只是还不等她走过,便突然听到身后咚的一声,什么东西掉落下来似的。
林梵一脚踩在地面的枯叶上,那一瞬的声音尤其的响亮,她觉得自己已经尽量放轻了力量,却仍然觉得刺耳。
僵直着站在那,全身都保持着警惕,不过一会,便又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