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听到霍白的沉喝,连忙停下,心中焦急,但好在是霍白很快便停了下来,并没有降落到地面。
她仔细而小心的看向周围,那些灌木并没有出现吓人的迅速生长,只是依然蠕动着,那些残肢都在迅速的变成白骨。
她看了眼霍白,却见他身上血迹斑斑,她心中一紧,受伤了?
“你受伤了?”
霍白仔细看了她一眼,脸上松了松,这才低头看向地面的情况,皱了皱眉,听到林梵的声音他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情况。
“不是我的血。”
林梵松了口气,眼见着霍白已经开始慢慢降落,她看了看四周,突然心中一动。
“等等。”
霍白停下看她,林梵咽了咽口水,总觉得这里有些怪异,要说霍白直接这么飞过来应该很容易才对,可是为什么她有些不安呢。
“你把衣服脱了。”
霍白沉默看她,良久没有说话,手中却已经开始动手了。
林梵脸上一红,脱口而出,“我的意思是,脱下沾染血迹的衣服,扔到脚下位置试试。”
话音一落,她好像看到对方眼中闪过丝笑意,林梵只觉得脸上的温度就没降下去过。
那边霍白已经将外裳脱了下来,随手扔到他身体下方的地面,几乎是立刻,便有蠕动出现,下一刻便见那见外裳慢慢的往下沉去,好似被什么东西在从地底下往下拉扯一般。
不过几息间,原本还算完整的外裳,已经化为虚无了,林梵心中一震,抬头看向霍白。
“再拖。”
林梵出声的同时,霍白已经开始脱了,撕拉一声,将一部分没有血迹的衣裳扔了下去。
良久,林梵松了口气,好在那件没有血迹的衣裳并没有引来那些恐怖的灌木枝叶吞噬。
抬头跟霍白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一松,霍白已经将身上所有沾染了血迹的衣裳给脱了。
到最后几乎只剩下贴身衣物,林梵脸上一红,转开视线,又有些担心他,一时间真是不知道该如何看。
“好了。”不多久,耳边响起熟悉又温热的声音,林梵身体微微抖了下,侧头看去。霍白已经换了一身衣裳,站在自己极近的位置,笑看着自己。
她脸上热了热,嗯了一声,点头便迅速转身往出口那走去。
“景槊他们呢?”
“叫他们先下山去了。”霍白勾了勾唇,弯腰跟在林梵身后沿着狭窄道路走去。
“你们在山顶发生了何事?是不是那间木屋动了?”林梵到了此时哪里还不知道是上面出事了,能造成这么大这么严重的伤亡事件,她只能想到那间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