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没有。”那大汉冷笑一声,上前一步。
林梵挑眉,这是要抢啊,看来他们让步的太明显了,人家还以为他们是在拍呢。
不等林梵说什么,公羊猕已经冷哼一声,身上的强大气息散发出来,冷冷盯着那大汉看。
公羊猕身上的气息散发出来,众人都是一惊,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去。
“有吗?”公羊猕轻声问着那大汉。
领头大汉咽了咽口水,神色警惕的在霍白等人身上看了眼,最后眼中一闪,往后退了一步。
公羊猕挑眉嗤笑一声,转身往外走去,这一次再也没人阻止他们的离开。
他们并没有打算在这停留,一个是碧髓露他们短时间内无法再吸收,因为这次喝下的太多。算下来,恐怕是等到出去的日子都无法再吃,现在还不如先出去了。
跟着霍白七拐八弯的终于出了那个地方,林梵最后往后看了一眼,顿了下,皱眉。
怎么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霍白停下转头看她,话音才落,便听身后一阵巨响,一道道惨叫声传来。
林梵几人都听到了,不由得一愣,彼此对视一眼,听声音,那分明是从他们刚才出来的地方传来的。
“这是。。。”
“他们不会那么倒霉吧?”车离一脸的幸灾乐祸,语气又很是可惜遗憾似的,林梵瞪了他一眼,弯了弯唇。
“走吧,离开这。”
几人没有停留,迅速往幽幽谷的出口走去,司夜并没有立马走,他们也没理会他,径直离开了。
“少主,我们要去看看吗?”黑衣女子看了眼已经离开的霍白几人,低声问向司夜。
司夜转身看了眼身后的位置,良久才出声。“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也走吧。”
只是,他们离开的方向跟霍白他们却是不一样的,两人速度飞快,很快便消失在丛林中。
林梵几人一路上并没有遇上阻碍,很快便出了幽幽谷,从那血色峡谷中出去,也是如林梵从前的经历一样,并没有什么阻拦。
“就此散了吧。”刚一出峡谷,公羊猕突然停了下来,突然转身对大家说道。
包括林梵在内的几人闻言都是一愣,散了?为何?
霍白看了眼林梵,抿唇看向公羊猕,公羊猕弯了弯唇。
“嗯,还要麻烦你们带着点小景,这小子太不能打了,我要找个地方闭关。”
“我给你去守着啊。”在这样一个地方闭关,你确定吗?有我帮你守护,岂不是更安全。
“有必要?”公羊猕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论阵法上的造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