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在血色峡谷的时候就。。。”公羊猕记得当时。。。
林梵抿了抿唇,“当时我杀不了他,想了个办法控制住了他。不过,我从他那里得到了些消息,公羊景寰中的毒是轩辕炎,那个年轻的下的,他亲自制作的,没有人知道具体份额,那毒叫七色彩。所以,这个毒唯一能配置出解药的只有制作毒药的轩辕炎,而他死了,并且没有留下任何一丝的毒药的信息线索。即便是将他做炉鼎培养的轩辕焱,他也不知道,那种毒是无解的。”
轩辕焱是在具体何时,何地死的,林梵并没有想要告诉他们,能说到这里已经她能说的极限,这样的话语,也无法判定人是她在外界杀的,他们很可能会以为自己是在幽幽谷事件后杀的轩辕焱。
“七色彩?聚集七七四十九中不同毒物配置而成,而且每一种毒物的配置份额都是只有配置人知道的,而解药也往往只得独一份。”公羊景槊震惊,看向霍白跟小叔公,他们的表情看来,是早已经知道了这毒。
他心中一沉,看向小叔公,血膻石可以解毒的事情是家族中收集的线索得来的。
“轩辕焱,他现在。。。”公羊猕抬头看向林梵,有些艰难的开口。
“死了。”
林梵看公羊猕的脸色变化,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看来他们的消息来源是出自轩辕家。不然也不会之前那么笃定血膻石的作用,现在如此的失望。
“这。。。血膻石不可以解吗?”公羊景槊愣了下,转头看向公羊猕,指向血膻石的手指已经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么说起来,大哥的毒这一辈子都无法解了吗?他瞪大了双眼,渐渐无神,一直以来抱有的希望,突然一下子在眼前被生生打破了,那种突如其来的绝望跟失望,如潮水般扑面拍来,他无力抵抗。
“这个也说不定,不。。。”林梵看他那样也是难受,连忙出声道,只是话还没说完,手便被拉住了。
“可以的对吗?”公羊景槊拉着林梵手,紧紧盯着她问道,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从未有过的脆弱无助,林梵一愣,呆住了。
“景槊?我。。。”突然,她不知道该如何说了,万一红影救不了呢?万一血膻石真的不行呢?
“小景,松手。”公羊猕沉声喝道,公羊景槊浑身颤抖了下,愣愣转头看向公羊猕,眼泪刷的就这么掉了下来,无比的委屈又无助。
公羊猕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眨了眨眼,看向远处的海平线。
林梵只觉得手上一暖,抬头看去,一双温柔又沉痛的眼神,她愣了下,脱口而出。“可以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