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盘?”霍白疑惑看了她一眼,转而看向公羊猕手中在摆弄的东西。
“那是公羊家的昼身阵,主要是用来抵御防身的。”
昼身阵?
林梵皱了皱眉,“是一直都有的吗?”
“嗯,不过,公羊猕这次带出来的应该不是昼身阵的原型,公羊家祖宅的阵法就是昼身阵,千百年来屹立不倒也是因为此,无人能攻打进去。”霍白轻声解释着,虽然不知道林梵为何对这个有这样的反应。
林梵沉默了下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那罗盘竟然引起了金叶纸的颤动,好在那些金叶纸没有跑出来。
难道所谓的昼身阵跟金叶纸也有关系?还是说昼身阵里面有一张金叶纸?或是金叶纸所化?
林梵想来想去,依然无法判断,眉头自然而然的紧皱了起来。
霍白低头看了眼林梵,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倒也没有追问下去,抬头看向公羊猕那边。
林梵并没有想太久,公羊猕那边已经完成了,只见一道灿烈金光闪过,那枚罗盘便不见了。
她愣了下,抬头看去,只见上空中一道无形的屏障出现在这艘船上。
就这样?
她看向公羊猕那边,这么简单吗?
“好了,我们出发吧。”公羊景槊很快便回答了林梵的疑问,拍手大叫一声,好似在缓解压力一般。
而公羊猕却没有出声,盘腿就地坐在那,闭目修炼一般。
“他要维持阵法运行,我们为他护法。”霍白轻声在她耳边说着,人却没有起来。
林梵一愣,抬头看他,不是要护法吗?
霍白弯了弯唇,“在这里也可以的。”有危险自然会发现的,过去了反而有可能打扰到公羊猕。
林梵点了点头,抬头看向上空的无形屏障,怎么感觉有点眼熟?是因为颜色差不多吗?
“你能看到?”霍白看了林梵好几眼,突然神色一顿,不确定的问向林梵。
林梵闻言侧头看了他一眼,“什么?”
“上面的东西。”
“看得到啊。”这么明显,她眼睛看东西很清晰的好嘛。
霍白神色微变,抬眼自己又确认了一遍,不可置信的看向林梵。
“呃。。。怎么了?”她此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的地方,霍白的神色有些严肃啊。
“我看不到。”霍白盯着她,慢慢轻声说道。
林梵一愣,这是被自己比下去了,不开心?委屈?伤自尊?
可是,这有什么好比的?想着她又抬头看了眼,没什么特别的啊,不过就是比其他的屏障多了一层非常淡薄的金色光辉罢了。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