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站在护栏处,看着那艘写着车字的船只就要撞上来了,两者相差不过三十丈的距离。
她转头看了眼霍白几人,抿了抿唇,转了个方向,避开所有人,一手撑到布置在外围的无形屏障上。
运起灵力,调动金叶纸的力量,并没有要多久,很快她便感觉自己能够轻松驾驭这层屏障一般。
林梵只愣了一瞬,立马便控制着那层无形屏障,转移方向到另一处,将船只硬生生的挪开了一个位置。
下一刻,林梵几乎都能感觉到那股风从耳边擦过,眼前一艘白色船只毫厘之差迅速行驶过去。
她松了口气,连忙放开了对那无形屏障的控制,转头看去。
无论是霍白还是公羊景槊,全都松了口气,看着车家那艘船驶出到前方去了。
公羊猕睁开眼睛看向前方,眼中满是疑惑跟震骇,他不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但那绝对不是他的功劳。
他现在再去试的时候,依然是没有感觉,无法去控制昼身阵,别说控制,就连掌握到都不行。
“小叔公,还是你厉害,好险啊。”公羊景槊松了口气,转头笑看向公羊猕。
他本是跟霍白一样,运起灵力在努力运转船只的方向,刚开始还觉得犹如陷入泥泞中一般难行,但后来突然之间,变得非常轻松。
船只一下子就打了个转,改变了方向,得以让车家那艘船驶出去。
“是啊,刚才差一点点就撞上了,幸好。”林梵也看向公羊猕笑着说道。
公羊猕看了看他们,抿了抿唇,第一次没有因为他们的赞美而得意欢喜。
公羊景槊跟林梵对视一眼,夸的不够真诚?不对,是用词不够好?
林梵挑了挑眉,看向别处,不会是被发现了吧?
两人各有各的担心,霍白看了眼林梵,又看向公羊猕,想了想,垂下眼没有再说话。
一时间,船上安静的很,外面的狂风暴雨依然在进行着,船只顺利往前而去。
林梵一边担心着公羊猕是不是发现了,一边想着这块无形屏障,不对,应该说是这个昼身阵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自己可以这么轻松的控制住。
而明明那个阵眼罗盘是在公羊猕手中掌握的,自己却能不靠任何其他工具,便可以控制,是因为至尊宝典的原因吗?
公羊猕在想着这一切的诡异,完全控制昼身阵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公羊家族的目标。虽然这些年来,他们终于可以控制一部分的昼身阵,但要达到完全控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可是,刚才那种感觉,好似一种随意摆弄般的就将船只换了个方向位置,轻而易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