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霍白脸色大变,拉住径直往下倒去的林梵,一把抱起她往外冲去,只是此时四周竟然全都是沉厚的丝草围了起来。
他想要冲击出去,却是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寒意,连忙侧身避开,因为手中抱着林梵的缘故,背后还是受到了一击。
哼!
林梵本是痛的无法思考,全身颤抖不已,突然只听到一声闷哼,从耳边传来,那一声好似一下子将她从无比的痛苦深渊中拉了起来,林梵睁了睁眼睛看去,却见霍白惨白着脸弯腰支撑着身体护着她,而他背后是数也数不清楚的黑色丝草正迅速压了下来。
她脸色大变,咬牙一把抱住霍白的脖子,硬撑着最后一丝意识打开了空间,将他带了进去。
“咦?”中年男子突然睁开了双眼,看向林梵跟霍白消失的位置,轻咦了一声,略带惊讶。
空间中,林梵舒了口气,霍白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还不等反应过来,琨蛮已经上前去给林梵喂下了一小杯的碧髓露。
“碧髓露?”霍白微惊,碧髓露,这么多,而且她还能装下来,是在幽幽谷那次装下的吗?
她想到当时林梵拿出的碧髓玉,对此倒也不是太惊讶,相比于此时他所见的一幕来看,这么大的空间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梵经过一杯的碧髓露补养,并没有用多久便醒了过来,稍微修顿已经可以无恙行动,只是精神力毕竟是受了损耗。
那个中年男子太可怕了,不知道是什么功法来的,林梵的精神力竟然生生的被他吞走了一些,不是单纯的消耗,是被吞噬了。她脸色白了白,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是这样,此时她调养了一会才发现这个可怕的事实。好在她当时受到攻击的时间并不久,但即便是这样,她本是合体大圆满的精神力,此时也降落到了合体后期,这才过了多久时间啊。
“怎么样了?”见她睁开眼睛,霍白连忙问道。
“不太好,精神力生生被吞噬了一些,那人的精神力攻击竟然便是吞噬。”林梵脸色难看,摇了摇头。
霍白脸色微沉,竟然是精神吞噬,这样狠毒的功法已经许久不曾在紫辰大陆上出现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而且还是在传送阵的下方,也不知道这人在此盘踞了多久,一直以来都没有被发现。
“竟然是精神吞噬,你怎么又回来了?”霍白皱了皱眉,想起之前公羊猕不是将车晴扔给了她,她已经回到海上去了吗。
“将车晴跟车离送了上去给景槊看顾着呢,我便回来了。”林梵随意说着,还不是担心他们。
“现在怎么办?不知道公羊猕怎么样了?”林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