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霍白冲他大喊一声,加快速度赶了上去,但那水柱竟是也突然加速,往公羊猕那里去。
公羊猕转身便见霍白脸色大变的往他这里飞来,一条不易察觉的水柱正迅速往他这里来。
他脸色微紧,手中迅速动作着,想要将对方的阻挡住,只是没想到一切防御在对方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不过一瞬便被破解了。
公羊猕脸色变了变,迅速往后退去,突然脑海中微痛,脚下一滞。顿时那条水柱便靠近了过来,眼看着就要从他眼中,鼻孔钻入进去。
突然,一声巨响从上空传来,好似什么巨物从上面砸入了海水中一般。
公羊猕他们还没觉得什么,但那条本要钻入公羊猕体内的水柱却是突然间扭动了起来,一声惨叫声从中传了出来。
啊!!!
公羊猕醒过神来,迅速往后退去,这才抬头看向上空,不由得眼中微亮。
“都上去。”一道清亮声音从远而近迅速传来,公羊猕勾了勾唇,冲那边恭敬行了一礼,看向霍白那边,示意他一起离开。
霍白顿了顿,点头跟公羊猕迅速往海面上飞去,在快要到达的时候,将林梵空间所化的海螺从衣袖中扔了出去。
刷的一声,两声,三声。。。?
公羊猕疑惑转头看去,却见林梵不知何时也在海底,从中钻了出来,正对着他们笑嘻嘻的。
“林梵?你不是在上面吗?”他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船只,上面自家小景正一脸兴奋的冲他们挥手来着。
“我这不是看你们打不过人家,过来帮把手。。。”林梵挑眉说着,飞身上去,溅出漫天的海水。
公羊猕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哼哼了两声,也跟着往船上飞去,没想还不等动作,又是一票的海水迎面袭来,一袭黑色在眼前飞过。
公羊猕怒。。。
林梵到了船上,公羊景槊立马就围了上来。“没事吧?”
“没事,车离他们呢?醒了没?”林梵摇了摇头。
“还没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公羊景槊松了口气,摇头,那两个一直就在睡着,他都开始有点担心了。
林梵皱了皱眉,她想起自己之前被吞噬精神力的情况,现在想起来,车离两兄妹可能也是被那中年男子当作养料吞噬了精神力,当时情况太紧急,也不知道他们被吞噬了多少,程度到了哪。
“人在哪?”
“船舱里呢。”
林梵越过他往船舱里走去,接着霍白跟公羊猕也上来了,跟着往里走去,公羊景槊张了张嘴,一直没的机会说话,好不郁闷啊,他想表达担心的意思都无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