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景槊上前去敲了敲门,许久没有听到声音,他们都不由得一愣。
公羊景槊眼中闪过一丝焦急,以前大哥也不会丝毫不给声响出来的,而且每次他过来,还不等敲门,大哥就已经知道他来了,好似他从来没有中毒一般。
“大哥,大哥?”再次敲了敲门还是不见回应,他不由得大声叫了起来。
“我进去看看。”公羊猕抿了抿唇,说着便飞身进入了院子。
不过一会,门从里面打开了,林梵等人一愣,却不见公羊猕的身影。
“快进来,他发作了。”公羊猕的声音从房间里发出来,林梵等人脸色微变,连忙往里跑去。
不过一瞬,只余下林梵在后面跑着了,公羊御跟公羊景槊,甚至是霍白都早已经不见了人影。她愣了下,也连忙跟了上去,只听里面一道道焦急的呼唤声,林梵走近去一看,只见霍白几人都站在一旁,公羊御正坐在床边,双手迅速在那床上正抽搐的人身上点着。
林梵看向那人,脸色惨白着,一张俊脸跟公羊猕反而比较像,跟公羊御更是像了。只是因为面色惨白的缘故,看起来有些孱弱,双目紧闭,嘴唇却是紫色的,面色惨白惨白的。
身体时不时的抽搐着,渐渐的那种抽搐变得震动小了些,却依然还是在那抽搐着。
白皙的皮肤上时不时的竟然会看到有东西在里面蠕动一般,林梵皱了皱眉,那是什么?蛊虫吗?
终于等到公羊景寰没有再抽搐后,公羊御这才抬头看向林梵,其他人也是一样的看向林梵。
“林梵,怎么样?有。。。有办法吗?”见大家都不说话,公羊景槊有些着急起来,不由得问向林梵。
林梵转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公羊御,抿了抿唇。“我试试看,不过不能太多人。。。”即便是红影的存在,她并不避讳,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能避则避的。
“好好好,你们都出去等着吧。”公羊御闻言立马点头,冲公羊猕等人说道。
公羊猕等人也没有反对,犹豫了下还是行礼退了出去,霍白最后离开之前看了眼林梵,示意她不要担心紧张。
林梵从他点了点头,这才看向公羊御,抿了抿唇,在他面前,自己恐怕是想要隐瞒都做不到吧,即便是让他出去也没用。
她也不做其他的准备,挥手便让红影出来了,公羊御见红影出现的当下并没有其他表情。
红影早已经在空间中看到了公羊景寰发作的全过程,他冲公羊御行了一礼,跟林梵对视一眼,便上前去一把将公羊景寰的衣服全给撕拉一声给扒开了。
林梵捂脸,转开头去,不带这么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