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挑眉,你们家来客了关我个什么事?果然是太闲了,现在要跑来跟她闲聊了吗?
公羊景槊见林梵没什么反应,不由得失望,正常不是应该问是谁来了吗?
不上道啊,看来还是要他自己帮忙接话。“嘿嘿,而且人家还是来求药的哦。”
说着更是冲林梵眨了眨眼,很是得意的样子,林梵无语看了眼上空,只觉得这里面怎么看都没他什么事吧。公羊景槊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求药?既然是来了公羊家,那必然是向公羊家求药了,他既不是族长,也不是掌权人,哪里轮得到他来操心。
“求什么药?”而且她记得公羊家好像并不擅长炼丹来着,要求也是求阵法什么的吧。
见林梵终于给力了,公羊景槊眼睛一亮,连忙说道。“说了你都不信,回神丹,至少是上品回神丹。”
林梵微惊,回神丹?还是上品回神丹?
这么巧合的,自己刚炼制了一批的上品回神丹给公羊景寰解毒用,现在却立马便有人过来求药了,难道是公羊家将消息泄露了出去?
“你放心,他们不知道是你炼制的,回神丹的事情,我们族里也只有我跟小叔公,老祖宗还有大哥跟父亲知道,即便是母亲都不知道呢。没有其他人知道了,他们可能是从哪儿知道了大哥痊愈的消息,才跑来问的。”想到那人背后的人,他们当年也是特意去找过那人,帮忙给大哥看的,可惜到最后也依然是无法,即便是那人都无法帮大哥解毒,只能帮他暂时稳住病情,不至于让那些毒扩散太快。
即便是这样,他们公羊家对此也是非常感激,要不是当初的那一次,恐怕大哥也无法等到现在吧?
林梵松了口气,点了点头,突然有些好奇那客人过来求药,求上品回神丹是为了什么?难道也是为了救人?回神丹什么时候成了救人良药了,分明就是个精神力修炼用药来的。
“他们要多少回神丹?用来干嘛的?”
“不知道,好像是用来救人的。”公羊景槊摇了摇头,还真是巧。
林梵还没说什么,突然神色微动,下一刻,院子门被敲响了。
“咦,除了我还会有谁来找你。”公羊景槊惊讶转头看去,林梵满脸黑线,我的人缘不至于那么差的好吧,除了你,至少还有公羊猕那是熟人。
打开门,竟然还真是公羊猕,跟公羊景寰两人。
“你们怎么过来了?”刚才不是听公羊景槊说他们在跟公羊御一起见客来着。
公羊猕跟公羊景寰对视一眼,跟着进入院子见到公羊景槊倒也不惊讶。“想必你也听说了家里来客人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