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山真人咽了咽口水看着林梵手中的两只玉瓶,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只手往前来,到了他面前,垂下眼看去,玉瓶就在他眼前。
他呆愣着站在那里,就这么给他吗?给他的?
“这个。。。”
“先生不是需要回神丹吗?这枚极品回神丹是意外,我也没想到会成功。听冰月仙子所说,一枚极品回神丹就足够了,你看。。。”林梵将回神丹推给他,想着手中这一枚要不要送给霍白算了,嗯,还有景槊,好多人啊,极品回神丹应该没那么容易每次都能出现吧?!
怀山真人咽了咽口水,伸手接过玉瓶,突然恭敬向林梵行礼。“多谢药圣先生。”
林梵睁大了双眼,挑眉往旁边侧去,连忙摆手,药圣啊,她可当不起。
转身往山崖下飞去,“我们快下去吧,他们可能都担心了。”
“林梵,你。。。你不会吧?!”刚一落地,公羊景槊就迎了上来,想着要问什么,看着她面上的表情,突然颤抖着手,指着她往后退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不可以吗?”林梵挑眉。
“可以可以,完全可以,不过,可不可以分我一枚?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公羊景槊连忙点头,神情要多认真有多认真。
“肉偿?”林梵似笑非笑看他。
公羊景槊立马捂住胸口,警惕看她,满眼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林梵冷笑一声,“想哪儿去了,你这过度自信的毛病得改,要是。。。”美人还可以考虑。
“嘿嘿,我这不是从小被夸到大,当然是没有老大美色可口。”公羊景槊闻言凑上前来。
“从小夸到大啊,真是好颜色。”林梵斜睨他一眼。
公羊景槊脸上一黑,不带这么损人的,这样不好知道吗?
“父亲。”
“师傅。”
却听冰月仙子跟沥青的声音传来,林梵一愣,转头看去,只见怀山真人脚下有些缥缈的走了过来,手中紧握着那个玉瓶。林梵挑了挑眉,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蹦出一个疑问来,明明已经夫妻伴侣了,为何沥青还是叫怀山真人师傅呢,不是应该跟着冰月仙子叫父亲的吗?
“什么?”突然冰月仙子的惊叫声传来,林梵眨了眨眼,醒过神来。
“极品。。。?”
“刚才的天雷真的是。。。?”
美人们全都转头看向林梵,激动,感激,兴奋,不可置信等等情绪全都在脸上眼中展现,林梵只觉得后背发热,侧了侧身。
“母亲,父亲。”突然一道稚嫩的童音在身后响起,林梵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有发现身后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