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眨了眨眼,好一会才得到喘息的机会,不过一瞬,霍白又欺了上来。
“唔。。。”伸手推了推他的胸口。
霍白轻轻退开些,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一脸的无辜,无声叹了口气。伸手在她头顶摸了摸,在额间轻轻亲了一口,才退开来。
“那只噬精血呢?”
林梵眨了眨眼,果然是知道了,竟然好似没有生气?她不由得摸了摸嘴唇,觉得那是自己的幻想。
心念一动,将噬精血拿了出来,霍白低头看了眼她手中的乳白小东西。
“成功了?”虽然再见到她的时候,便已经知道应该是成功了,可是此时还是忍不住要确认。
“嗯,对了,你跟怀山真人一家都认识的吗?”
霍白拉着林梵走出房间,到了院子里坐下,那边公羊景槊本是在院子门口守着,听到声音立马就窜了出来。
林梵瞪了他一眼,得来一个嘿嘿笑,哼哼一声,看向霍白。
“认识,从前有过些交集。”
林梵挑了挑眉,沉吟着想不知道霍白认识不认识那个噬精血的前主人。
“怎么了?”霍白心中一动,想起公羊景槊跟他说的事情,他这次来的担心。
林梵抿了抿唇,看他一眼,“这只噬精血之前是有主的,你听他说了吧应该。”
霍白点头,眼中微沉,果然是这事。
“当时抹除印记的时候,她出声了,好像是冰月仙子夫妻两人有些。。。呃。。。感情纠葛。”
霍白点了点头,脸色不太好看,想到这种情况那人恐怕也不知道是林梵下的手。“你进来冰月谷的人还有谁?”
林梵一愣,疑惑看他,想了想。“公羊御,公羊猕还有景槊跟公羊宗,公羊景寰吧。。。”
霍白眉眼松了松,但也依然脸色不太好看。“我已经让这些人不要将你的事情泄露出去,就说景寰的病是怀山真人治好的,他终于能炼制出上品回神丹。”
“哦,为什么呀?”
公羊景槊转头看他,同问?
“你知道那女子,那只噬精血的前主人是谁吗?如果猜测不错的话,她应该是妙夫人。”
林梵还没想到什么,身旁的公羊景槊却是下了她一跳,只见霍白话音一落,他突然蹦跳了起来。“什么?谁?”
瞪大了双眼盯着霍白,震惊不已。
霍白看了他一眼,看向林梵。“妙夫人,大乘后期。”
林梵脸色微变,竟然是大乘后期。
“她跟沥青道长可以说是从小一起长大,至于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我不太清楚,但现在看来,妙夫人可能还是对沥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