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山真人闻言点头,跟他们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去了。
“那我们还是在这等吗?”林梵左右看了眼霍白跟公羊景槊。
“看怀山真人将聚集地点设置在哪儿,我们先等等吧。”霍白说着看向公羊景槊。
“来的路上,你家大哥传话来说让你早点回去。”
“啊?我吗?现在?”公羊景槊惊讶加不愿意,全身上下都在抗拒,这都到了这一步了,怎么能丢弃他,他也想去那传说中的华裳冢看看。
霍白挑眉,意思不言而喻,公羊景槊见此苦着个脸,各种无奈加失望。
“我小叔公呢?”突然他想到什么,这件事家里恐怕会想要至少一个名额的,那最后可能的便是小叔公了,原本还有可能是大哥,可是大哥才刚痊愈,现如今正是修炼恢复期。
“他正在赶来的路上了应该。。。”霍白似笑非笑,眼中闪过一丝趣味,看着对面公羊景槊顿时暗淡的脸色。
“凭什么,我也要去啊,老大,救命!”
看着突然一把抱住霍白,一脸凄惨模样的公羊景槊,林梵嘴角抽了抽,默默转过头去。
“真想去?”霍白淡淡问着,眼中闪了闪看向某个方向。
“嗯嗯,想去想去。”公羊景槊闻言眼睛一亮,连忙点头。
“跟你小叔公打一架。”
“啥?”
林梵也是惊讶看他,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不想?”霍白挑眉看公羊景槊。
公羊景槊皱了皱眉,摇头又点头。“想。”
“也不用太认真,意思意思的断只手之类的也差不多了。”
公羊景槊脸上微白,这叫意思意思?您能说说不意思意思是几个意思吗?
关键是他打不赢小叔公啊,所以这个断手的人一定是他,想到那钻心的痛苦,他只觉得牙疼。
“什么。。。什么时候?”已经开始疼了。
“等等。”霍白看他一眼,突然笑了起来,那叫一个灿烂明媚,阳光帅气的,林梵只觉得被闪了下,转不开眼。
“等。。。等到何时?”公羊景槊却觉得满身满身的寒冷,老大,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他这么觉得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快了。”
说着霍白已经不理会他,牵着林梵往外走去,公羊景槊默默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满脑海中都在想着这事。
“你让他跟公羊猕打架干嘛?”林梵也好奇啊,忍不住问道。
“不能让人知道你去过公羊家。”
要是被妙夫人发现那只噬精血没有在冰月仙子他们手里,她必然会将目光放到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