琨蛮显得很是高兴,既然大家的记忆都出现了问题,那副地图都消失了,那么自己这里的这幅地图就完美了。
林梵闻言心中一喜,存下来就好,还好琨蛮聪明。
之后她便安心跟着大家等了起来,这样等了一天一夜,终于那个光球地图再次出现了,林梵等人眼睛一亮。
连忙看去,果然是那副地图,众人再次记了起来,林梵也开始记忆,她想试试自己可不可以尽量将那副地图全部留住记忆。那边不只是她在记,还有其他人也在仔细盯着看,更有人想到了用东西将那副地图画下来。
时间很快过去,光芒消失,林梵闭上双眼记忆着那副地图,果然见到地图消失了一部分,好在并没有将之前记忆下的部分也消失,反而到最后比之前要多留下些记忆。
“怎么回事?这样也消失了?”突然一道惊叫声响起,林梵睁开眼看去,却是那个叫车暄的妹子,跟着车离蹲在华菱身后。林梵挑了挑眉,他们还真是一起的?不过,她现在比较好奇的车暄手中的东西,连忙看去。
呃。。。只见本来刻画在布面上的地图,此时正在迅速的消失着,不过一瞬的功夫,已经完全消失了。
林梵眼中闪了闪,回去将地图拿了回来,看向其他人,他们看来也是一样的刻画了地图,也消失了。
“琨蛮,怎么回事?”如果别人刻画下来的地图可以消失,为什么他刻画的没有消失?
“咦?我们这得没有消失啊。”
“你拿什么刻画的?”
琨蛮愣了下,神色怪异的看向小黑,又看了眼它爪子里的东西,这是什么?
一块金黄色的锦袍在那晃荡,上面很明显的刻画着一副地图,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要分辨清楚很是容易。“小黑拿出来的,当时急着要,没注意就接过来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布料。”
林梵脸上一顿,小黑拿的?
意识回到空间去问小黑,看到它爪子里的东西,差点噗嗤笑出来,那不是。。。它的肚兜吗?她记得又一次这家伙在自己受伤沉睡的时候,它拿了这块布放在她身上盖着,说是可以让她早点醒,而且还不会冷。
醒来之后,它还特别高兴嘚瑟的拿出来给她炫耀来着,她才得知这是它以前常用的东西,美其名曰肚兜。
好吧,这块东西是有些不一样的,目前为止她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制作而成的,只是看起来不凡。
“我知道了,小黑,好样的。”不知道要是被它那对龙爹龙娘知道了会不会发飙,真是浪费材料啊。那块布绝对不是凡品啊,就这么被它拿出来刻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