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对视一眼,脸色都不是很好,连忙转身往湖上方行去。
此时他们也顾不得那个所谓的入口,一定是哪儿出了问题,唐渊他们不可能这么久还没有到达岸边,要不就是那些人不愿意下来。。。
可是,怎么可能,大家都是为了华裳冢而来,此时不愿意下来是为何?
那么。。。便是唐渊跟车离出事了。
只是下一瞬,林梵刚要离开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紧,她愣了下低头看去,只见不知道何时脚下竟然无声无息的出现了无数的软沙。她脸色微变,体内灵力运起,将那些软沙震开,连忙往上而去。
抬头看去,却是微愣,霍白呢?
呃。。。突然下方的力道加大了数倍,林梵一个分心,顿时只觉得身体径直往下沉去。
她想脱离已经来不及,几乎是一瞬间,身体已经全部被那种软沙淹没。
她刚想进入空间去,突然琨蛮在脑海中叫了一声。“等等。”林梵一愣,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她身体周围的软沙竟然全都消失了。
眨了眨眼,看着眼前的一幕,一时间有些恍惚,这里是华裳冢?
她转头看向身后,什么都没有,自己现在所站位置正处于一个石室的角落,一个空无一物的石室。她愣了愣,霍白去了哪?他没有被卷入到这里来吗?
突然,她神色一顿,脸上表情略怪异,因为就在此时,她感应到了一股熟悉又特别的气息,金叶纸!
就在旁边不远处的地方,林梵看向右侧位置,除了一堵墙之外,什么都没有,她眼中闪了闪,因为金叶纸的驱使,没有再去想霍白他们的事情,上前几步。
一手按在墙壁上,冰凉冰凉的玉石材质,并不是她以为的那种软沙材质,可以任由她穿梭过去的东西。
挑了挑眉,转身往那个出口模样的地方走去,刚一出了石室,林梵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被震惊的呆立在那。
这是。。。真的华裳冢吗?这容易就到达了?找到了?
金碧辉煌的装饰,好似宫殿一般的建筑,抬头看了看上空,林梵有些不太确定的眨了眨眼,这么高!
这么高的宫殿,可以吗?为何她在湖面上没有看到建筑物的凸起?她记得那个湖泊也没有多深来着。
皱了皱眉,突然心中一动,陡地转头看去,金叶纸!金叶纸的位置。。。怎么在变化?
原本应该在旁边石室的,林梵走了过去查看,哪里有什么石室。
可是,此时她感应到的金叶纸所在方位,竟然在她的脚底下很远的很深的位置。
她脸色神色大变,这里。。。这是,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