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了!”公羊景槊眼睛一亮,惊喜叫道。
旁边的公羊猕微愣,看向林梵那里,眼中闪过一抹沉思。
林梵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全身沐浴着经历过雷劫后的洗礼,心神却依然放在那块能量团上。那团能量已经明显变小了许多,而昼身阵却已经完全不需要再有补充能量去稳固它。
林梵没法停止下来,因为那些能量团不知为何一直拼命的往她体内钻,林梵先是一惊,后又欢喜了起来。
不过几息间的功夫,她脸色微变,再这么下去就不行了,她体内的筋脉没法承载这些能量啊。林梵额间都是汗水冒出来,一时间内心竟然有些慌乱,尽想着要怎么才能摆脱这些能量。
“蠢。”琨蛮看不过去,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林梵身体一僵,蠢个球,你倒是试试看。已经开始出现膨胀的刺痛感了,心中焦虑,脑海中飞速闪现着各种念头。
“修炼?”
“运功法啊!”又是同时发出声音,一道林梵的惊喜,一道琨蛮的无奈。
林梵此刻也没空去理会琨蛮的嘲讽,她连忙盘腿就地坐下,运起至尊宝典的功法,开始修炼。可是一时间竟然无法将那些填充在筋脉中的能量冲散开,或者是短时间内筋脉没有扩充到一定程度。可是,能量在越来越多,林梵此时脸色才出现微微的苍白,来不及想那么多,她连忙站起身开始动了起来。
紫辰炼体术!
她已经将之融合到六式,现在一式式的施展,一边运起至尊宝典的功法。
“呼!”
林梵轻轻吐着气,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动作不停,眼中闪过一丝喜色,转而沉静下来,整个人都沉浸到了紫辰炼体术跟至尊宝典的修炼中。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她没脚落地踏下的时候,便能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强大而急切的能量涌入体内。
那股能量在进入自己体内的时候,又会因为她的动作跟梳引而渐渐的柔和下来,缓缓的从筋脉中流过,一遍遍的洗刷着她体内的筋脉,扩充着她的筋脉。
此时,她做着紫辰炼体术的招数,外界被牵引过来的灵气也是往她体内钻去,却并没有让她有丝毫的不适感,反而越是做下去越是感觉舒适不已。
“小叔公,林梵这是在干嘛呢?”她不是已经突破成功到达大乘期了吗?
公羊猕抿唇没有回答,只依然站在那看着,而此时公羊家外围的屏障早就打开了,外界那些围观的人也看不到这里的情形。
“她应该是还在修炼。。。”公羊景寰却是不太确定的回答了一句,公羊景槊闻言转头看他,又看向林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