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你跑什么?”林梵哭笑不得看着已经跑远又突然停下来转身看过来的公羊景槊。
“林梵,你这也太逆天了,根本就是作弊嘛,小叔公。。。小叔公都是好不容易才到达大乘中期的,你这才不到。。。这才一年时间就。。。”他委屈啊,虽然不知道在委屈什么,不过突然他缓了下来,看向公羊猕,是啊,小叔公都用了那么多年时间才堪堪突破到中期,可是林梵,却只用了一年时间而已。
“嘿嘿,林梵,好样的。小叔公,咦。。。这样不行啊,天赋了得也不过如此嘛。”
公羊猕皱眉无奈看公羊景槊,果然是欠抽,“小景,你看看寰儿,学学,学学。”说着眼神已经飘到了公羊景槊身后的方向。
公羊景槊闻言一愣,转头看去,却见自家大哥慢悠悠往这边走来,嘴角是如浴春风般的笑容,恰到好处的弯起幅度,好不耐看。
他扯了扯唇,嗯,他也可以的啊,走慢点不就好了,他可以的。想着他挑眉侧头看向小叔公,却只得到一个后脑勺,不由得郁闷转开头。
“林梵,恭喜。”公羊猕摇了摇头,转向林梵这边,拱手冲她扬了扬。
林梵勾唇,“多谢,侥幸侥幸。”公羊猕脸上一黑,嘴角抽了抽。“你这也叫侥幸,我们都可以去吃土了。”
她脸上一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公羊猕也是脸上浮现熟悉的笑容。“对了,林梵,昼身阵。。。好似比以前还要稳固了些。”
他们一边往住处走去,公羊猕等今日本是来看林梵醒来没,现在她出关了,也刚好接她出去这里。公羊猕好似想起某个问题一般的样子,歪头看向林梵,有些犹豫的说出了口。
林梵看着前方的路,眼中闪过一丝亮光,挑了挑眉。“是吗?那岂不是好事。”
公羊猕认真看了眼林梵,眼中闪过到沉思,默了默,想到昼身阵的变化,并没有往坏处走向,而是比以往更加好了。因为昼身阵对公羊家实在是太重要了,父亲闭关去了,他不能让公羊家出现一丁点的问题。
“你这样认为吗?可是有些事看起来好似往好的方面发展,结果却是不一定的,你说是吧?”
林梵顿了顿,看着前方公羊景槊跟公羊景寰的背影,她突然转头认真看向公羊猕,刚巧他也看了过来。林梵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严肃而认真的说道。“我相信一定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毕竟景槊是我跟霍白的朋友,景寰也是,你也是。”说着她也不等公羊猕反应,转开头看向前方,快步往公羊景槊那里走去。
便也没有注意到公羊猕的脸色变化,公羊猕站在原地,看着林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