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白接过玉瓶,也不问是什么,直接打开吞下一枚。
“回神丹?”
“嗯,最高级别的呢,身上伤到哪了?”林梵笑着回道,一边伸手往他身上摸去。
只手刚碰触到霍白身上,便被他一把抓住了,有点紧。
“林梵。”
“嗯?”想甩开他的手,去帮他涂抹伤处,可是却甩不开,不是受伤了吗?力气还这么大。
“我自己来。”霍白沉声说道,将她的手推了回来。
林梵微愣,倒也没有坚持,将伤药递了过去,让他自己捣弄。
“公羊猕也来了,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被网住。呃,还有唐渊师兄。”
霍白身体微顿,“他应该没有被网住,不过,在外面可能更危险。唐渊,他也是为了至尊宝典。”
林梵抿了抿唇,点头,虽然霍白也看不到,就如此时她也完全看不到霍白的动作,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是他在涂抹身上的伤口声音。
“我知道,只是有些想不明白他何时变了。”
霍白手上一顿,又继续动作着,沉默没有说话,良久才开口道。“养精蓄锐,我们想办法先离开这里再说吧。”之前的一年里,他根本没想到对方是为了引诱林梵过来的,他只见到了妙夫人,还有是跟唐渊来此出事的。
当时他刚起了丝怀疑,便出事了,觉醒得太迟。
所以,他也只知道妙夫人跟唐渊罢了,后来在他准备突破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惊人事实,暗中竟然还有人。
只是那人一直都没有出现,这个噬灵网恐怕也不是妙夫人的,而是那人的。
既然这样,他便想着干脆将人引出来再说,只是没想对方将他困于此,主要是想将林梵带来,拿到至尊宝典。
此时已经管不得那么多,先出去再说。
“你有办法?”林梵眼中一亮,低声问道。
霍白点了点头,又想起对方看不到自己的动作。“嗯。”
林梵心中一喜,转身正想开始修养来着,突然身体一顿。“有办法,你怎么不出去?在这里受苦受累的。”
霍白不由得好笑,听着林梵那声嘀咕,微微摇头。“这里不止是妙夫人跟唐渊,至少还有一人,噬灵网的主人。”
林梵心中微惊,噬灵网的主人?竟然不是妙夫人,她一直以为是妙夫人的。
“你在等那人出现?”所以隐忍到现在?
霍白嗯了一声,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林梵点了点头,既然他说有办法,那就更好了,只是此时她又好奇起那个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了。
三日后,霍白跟林梵两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