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就在空间外面,一众妖兽从那石道中再次来到了这个七甲兽之前闭关的地方。
“去哪儿了?去哪儿了?”七甲兽此时都已经没有理会自身的危险问题,东西真的没有了,它费尽心机弄来的银铃草,却没想到在最后关头被抢走了。
要不是实在等不到银铃草长成,它也不会此时渡劫,也不会就这么生生的失败了,引得这些家伙追杀。
那东西,也不会。。。
啊!!!
它恨啊!
“老七,就别做戏了,我可是听说你将银铃草放在隐石里的,隐石装了的东西,气息是完全不会散发出去,如果不是知道摆放位置,谁能找到。”
“对啊,老七,你最好赶紧的将东西交出来,不然。。。别怪我等不顾往日情面。”
七甲兽看着它们一个个的质问威胁,冷笑,现如今银铃草都没了,它根本没有希望再一次渡劫成功。这些家伙,哼,要不是它们,如今哪里会这样,它们得不到也好。
“不然?不然你们又能奈我何?”
“哼,别以为我们不敢,大家齐心合力,难不成还找不到东西被它藏到哪里去了吗?”
“老七,你还是交出来吧,我们可以答应不来抢夺这块山谷。”
“哈哈哈,要来便来,本座何时怕过你们。”七甲兽此时因为银铃草的丢失,已经心灰意冷,见它们几个步步紧逼,干脆破罐子破摔。
“哼,既然这样,你就别怪我等无情。”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接着便是各色攻击光芒出现。
对此,林梵自然不知晓,她此时正小心的将那石盒好生放置在碧髓玉旁边。听着琨蛮对石盒中的东西的解释,竟然是那样的存在,也难怪那些妖兽那么积极的去抢夺。
这么说起来,那银铃草可是能助它们安然度过飞升一劫的最后一关,重回时空。
也难怪!
“琨蛮,你说这东西要多久才能长成?”她可不相信很快就能成,不然那七甲兽怎么也可以想尽办法的去等待这银铃草长成后再渡劫啊,万无一失。
总好过现如今的样子,渡劫失败,还好是捡回了一条命,不过,恐怕这条命也维持不了多久了。
“不清楚。”琨蛮摇头,银铃草的神秘是出了名的,因为很少出现,因为迄今为止还没听说过谁能一直占有它。
因为银铃草的属性关系,只要它长成后,便会散发出特殊的气息,不管多远的地方都能感应到那股气息。这方面来说,银铃草实在是坑爹的厉害,好不容易等待着到了成熟期,却没想会引来一大群的抢夺者。
现如今林梵得到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