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
这次花花猪竟然不回答了,转开身走向一边,卖起了关子?
林梵呆了下,连忙上前去,后面阿离紧追,红影无奈也只得跟上。
“哎,花花猪,你倒是说完啊,留一半是想吊谁胃口?”
花花猪却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林梵咬牙,紧跟了上去,只见他在一处湖泊边停了下来。
呃。。。不会吧?
投湖自杀?
林梵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一幕,花花猪的那双蹄子分明是要往湖水里去的嘛。
“哎,花花猪,等等,等等。”
花花猪背她拉住,不由得皱眉回头。“不是要去找狐狸吗?”
林梵微愣,找狐狸?九尾狐?阿离家的老祖宗?
“你是说她在这水底?”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林梵又惊又喜,指向旁边清澈的湖水。
“是啊。”花花猪点头,看了眼后面跟上来的霍白,眼中缩了缩。
“霍白,在这。”林梵闻言一喜,转身刚想叫上霍白,却见他不知何时已经到了她身旁来。
“走吧。”霍白最是淡然,走上前站在林梵身旁,盯着花花猪说道。
花花猪有些不太自在的转开头去,这家伙不会是怀疑什么吧?晃了晃头,纵身跳入了水中,却并没有弄湿身体,那湖水自两边打开,露出一条往下而去的通道来。
林梵挑了挑眉,以前是打开一座山,现在是拨开一个湖?
不及多想,跟着霍白跳了下去,后面红影跟阿离也跟了上来,一路走了下去,并没有用多长时间,几乎是下去后,林梵便感觉头顶一暗,抬头看去,哪儿还有什么天空蓝,只剩下波动的湖水,可是这湖水却没有在上面看到的那么清澈了。
可以说是完全不清澈,但也不浑浊,总之就是看不清楚湖水后面是什么。
“怎么了?”霍白见她没跟上,不由得问道。
林梵摇了摇头,连忙跟了上去。
半个时辰后,终于从那个略压抑的通道中出来了,只是刚一出来,便是一股强烈浓郁的血腥味。众人都是脸色微变,这是?
“花花猪,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大的血腥味,这中程度的血腥味要是没有上百数目的输出,根本就形成不了。
花花猪转头看了他们一眼,神色有些复杂。“这才是真正的幽幽谷,血域战场。”
血域战场?林梵愣了下,跟霍白对视一眼,却见他视线转向了自己身后,她眨了眨眼,跟着转头看去,红影白着张脸,很是难看。
“红影?怎么了?”
红影握紧了阿离的手,死死的盯着花花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