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琨蛮有些后怕的问道,他至今还清楚记得之前那东西进入空间的那一瞬间的感受,很是不好。
林梵已经将东西扔进了空间,集中精神力开始慢慢往上爬去,闻言只是微微一顿。“确定,没什么问题啊,你看这不都是机缘吗?”
“可是,霍白没说这里面的机缘全都是好机缘啊,有些机缘也许长得不一样呢。”琨蛮还是想劝劝她。
林梵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不好的机缘?
“琨蛮,你不要用有色眼睛看人家嘛,人就是长得黑了点,不至于就是坏的吧。”
其实她心中也开始有点没底了,霍白好像是没有说过,空洞渊中的机缘便都是好机缘,而且这枚黑珠子看起来那么的不靠谱。
“你确定?”琨蛮无语的再次询问,明明都怀疑了。
林梵讪然地摸了摸鼻子,好吧,手中多出了一个玉瓶,正是那枚黑珠子所在的玉瓶。她将黑珠子倒了出来,看了良久,犹豫再三,还是将之放了出来,放置在空中。
“那我真的走了?”林梵看了眼飘在空中的黑珠子,低声呢喃着。
琨蛮挑眉,默默的看着那枚黑珠子,总觉得那枚黑珠子会突然裂开来,从中钻出来一个可怕的东西。林梵耸了耸肩,抿唇转身离开,继续往上爬去,她还要去找霍白他们。
一刻钟后,琨蛮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比之前更加异样,都带了些颤抖的音色在,林梵不由得惊奇。
“林梵,转头看。”
她转头看去,心中陡的一跳,脸色微变,竟然是那枚黑珠子,它跟了过来,跟了过来!
天啊!
它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这么跟上来,好像并不吃力的样子,那她之前的那么努力往上爬的样子是什么样?
“它怎么上来的?”林梵震惊了,不平衡了,凭什么!
琨蛮翻了个白眼,真是不知道重点在哪,能不能正常思维想想,你现在好奇的应该是这个吗?不是应该感到惊恐吗?它为何要跟着你跑啊?
“就这么爬上来的吧,跟你一样。”
林梵挑眉,继续往上而去,一边注意着那枚黑珠子的动作,果然是爬上来的。
“可是它看起来很轻松。”
“你怎么看出来的?”
“看起来就是啊。”
“你就不好奇,它为何要跟着你?”
“呃。。。也许人家只是刚巧也要上去呢,我们走的是同一条路嘛。”说着林梵转变方向往旁边方向挪去,却见那枚黑珠子也跟着她走,她往下坠落而去,也见那枚黑珠子跟着下来,而且竟然还能控制住不会持续的往下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