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那边九尾狐清醒过来,转头便见到林梵,化身成人形,冲她笑,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嗯,没想到会这么巧是吧。”
“要不是这种巧合,恐怕日后。。。”想到自己在那里待了那么长时间,不由得有些心中发凉,要不是林梵最后拉了她一把,可能就真的是要在永远留在那里了。
“能出来便好,走,带你去见阿离。”林梵笑着摇头,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又看向冲她看的大白兔。“大白兔,你家花花猪叫我来接你了。”
语毕便见那家伙一双红眼更加红了,眼泪就这么刷刷的往下掉,林梵目瞪口呆,以前也没见这家伙这么脆弱的啊。
“猪哥哥。”
好吧,你家猪哥哥,林梵无奈跟九尾狐对视一眼,一把拉起大白兔转身往红影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走吧,这就带你去见你家猪哥哥。”
“猪哥哥也过来了?”大白兔乖巧的任由林梵抓着,完全没有大乘期强者的态度在,很好!
“嗯,它在出口那等着我们呢。”出口嘛,很多个,具体看是哪一个就不好说了。
“真的吗?”大白兔眼睛一亮,很是激动,完全没有刚经历一场死劫的觉悟。
林梵笑笑,看着前面的红影跟阿离,转头跟九尾狐对视一眼。
“阿离。”九尾狐眼中微红,动了动嘴唇,看着阿离,良久轻轻呼唤道。
那边本在跟红影说话的阿离,身体一僵,转头看来,眼睛顿时红了。
“老祖宗。”阿离顿时飞奔过来,扑入九尾狐怀中,哭的好不可怜。
林梵默默转开头,却见红影站在一旁,微笑的看着这一幕,脸色柔和的可以捏出水了。
她嘴角抽了抽,能不能以后对我们也温和点?
“好了好了,这么大了还哭泣包似的,哈哈。”九尾狐显得很开心,抱着阿离拍了拍笑着说道。
“红影,有见到霍白吗?”林梵上前去到红影身旁,皱着眉。
“没有,他没跟你在一起?”红影皱眉,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没有遇到霍白或者是林梵。
林梵摇头,皱着眉头,不知道霍白去了哪儿。
“会不会他也去了那下面?”琨蛮突然说道。
林梵微愣,是吗?他知道这事?
自己是因为珍珠的存在才知道的,霍白要是早就知道的话,为何之前没有跟他们说过?
“珍珠,你有看到一个,呃,男子,美男子?”
琨蛮翻了个白眼,虽然是相貌还不错,但也不是这样描述吧,能不能直接描述穿着什么之类的?
“美男子?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