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并不知道外界霍白要渡劫的事情,她此时正在空间中闭关,深度闭关。
琨蛮在照看这那株银铃草,小黑在自顾自的,一切都很安静,偶尔琨蛮还会烤肉给小黑吃。
而此时就在林梵闭关的院子外面,公羊景槊着急的来回打着转,犹豫再犹豫。“怎么办?要不要将林梵叫醒?”
“你确定?”公羊猕挑眉看他,这时候叫醒一个已经闭关许久,准备渡劫的修士,小景,你确定你是渡劫期修士?
公羊景槊眼中讪然,默默低头,他想多了,可是。。。要是老大,老大渡劫,天啊!
最坏的结果,要怎么办?
公羊猕认真看了眼公羊景槊良久,摇了摇头。“你不相信你家。。。呃,老大?”
“相信,当然相信了。”公羊景槊抬头看他,连忙说道。
公羊猕挑眉耸肩加摊手。“既然如此,你这么着急慌乱做什么?”
“好吧,我们去给老大加油。”公羊景槊垮下脸,对,老大一定能成功的。
公羊猕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往外走去,此时距离霍白渡劫已经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此时空间中,琨蛮跟小黑都紧张的不行,盯着面前碧髓玉,里面是长势不错的银铃草,此时正在。。。长出一个铃铛?
“这是在结果子吗?可以吃不?”小黑眨巴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银铃草,旁边一根枝叶微端正在发光,一个圆形的东西在慢慢的形成,偶尔还有轻微的铃铛声恍惚从中发出。
“不能,这是铃铛好吗。”琨蛮轻拍他一下,就知道吃吃吃,你要是吃了这东西,林梵必定立马收拾你一顿。
“哦。”小黑失望,这样还有什么可看的,琨蛮都在这里看了整整三天了,一直盯着看,他还以为是什么好吃的东西呢。
琨蛮无奈,不过好在小黑终于转身离开了,他松了口气,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这家伙给吞了。
继续盯着这株珍贵的银铃草,要是能在林梵渡劫之前成熟了,那就真是完美,对林梵渡劫成功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几率。他也想见识见识银铃草成熟后到底是什么样子,而且,他也想去上界啊。
时光飞逝,转眼间,又是十年过去,林梵已经在空间中闭关了二十年,这日,琨蛮突然身体一顿,转头看向林梵闭关位置的方向。
“终于来了。”他眼中闪过一丝期待跟兴奋,回头看了眼已经长势成熟的银铃草,银铃草已经准备好了。
“梵姐姐,要成功了吗?”小黑也从修炼中醒过来,看向林梵那边,犹豫着问道。
“应该是。”琨蛮点头,心情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