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外层的阵法并没有很长时间便被打破了,因为攻击的人实在太多了,而且还大多数都是最强大的那一批。公羊御几人都是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林梵会有这么强大的宝贝在,简直是要引起紫辰大陆上所有的渡劫期、大乘期,甚至是那些低阶修士们的疯狂。
即便公羊御此时也是心动不已,不过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做什么,保护林梵不被那些人打断渡劫的事情。
只是,四人飞身过去,那些修士实在太多,他们根本就顾不来,即便他们阻止了其中几个,还有几十个在另一个方向攻击。
“怎么办?太多了。”
“能拦住一个是一个,好在霍白的阵法还不错,你看现在距离林梵那还有七百里。”
琨蛮早就想到会这样,看了眼那株银铃草,又看了眼阵法外如狼似虎的那些家伙们,还有公羊家在极力阻止大家进攻的行为。他沉了沉脸,抿唇,眼中闪过一丝沉思,看向公羊御传音给他。“带着你的人赶紧离开这里,我们能应付。”他们这样,等到林梵渡劫完后,大家都走不了了。
公羊御身体一顿,皱了皱眉,突然感应到什么,转头看向阵法中心的那个精致少年,是他!
“快走,我们能应付,现在不走,到时候都走不了了。”琨蛮皱眉,决定破例再解释一遍。
公羊御停下了脚步,有些犹疑的看向林梵那边,此时这边根本看不清楚。
“父亲?”公羊猕第一个发现,转头看向公羊御,皱眉问道。
“走。”
公羊御看了眼琨蛮,看向公羊猕,突然沉声说道,挥手将公羊景槊跟公羊景寰都弄了过来,几人都是愣住,吓了一跳,不明所以。
“什么都不要说,走。”公羊御沉声喝道,看了眼周围的人群。
公羊景槊几人都是愣住,想不通他为何突然会这样决定,回头看去,却见那个少年冲他们挥手,神情轻松。“等等。。。”
“我们在旁看着,不走。”公羊御脸色不太好看,回头看向公羊景槊几人。
突然一道巨大的前所未有的响声出现在身后,几人都是一僵,转头看去。“天啊,那是什么?”
最后三道天雷连续砸了下来,轰然的击在林梵头顶上的阵法,那些闪电顿时顺着阵法分散开来,那些攻击阵法的人全都受到了牵连,一时间惨叫声不断。
林梵此时已经在琨蛮的帮助控制阵法下开始进入最后的渡劫关头,她盘腿坐在那,闭目着,大家都知道,她已经开始渡最后一关,重回时空了。
但是有银铃草在,再加上林梵本身也是强大的精神炼师,这一关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