榆钱速度飞快,全靠他那逆天的灵器,一路疾行,他却并没有完全按照林梵的路线去。
一边给大师兄传信,“大师兄,我们又遇到那个女修了,她可能真是至尊殿的人呢。”这是那次他跟大师兄说了后,大师兄表现出的异常,他直觉的如果再遇到林梵,应该要给大师兄穿传个信。
好在这次大师兄去小南山了,他心里嘀咕着必然是去找人了,小南山距离这里虽远但好在以大师兄的速度,一天时间足够了。
此时远在小南山的大师兄听到讯息愣了下,问了榆钱几句,立马出发往那边方向追去了。
被追的林梵并不知道自己现在已经成为别人的目标,她一路飞行,确定已经足够远离那个悬崖边位置了,这才缓下来速度。
半路想了又想,还是换下了那一身的白裳,也不知道至尊殿的人有多可怕,难道以后她都不能随意穿白裳了吗?不可能这整个上界的修士,除了至尊殿的人,大家都不穿白裳吧?
那榆钱倒是白裳,可是人家那衣袖处有明显的标记。
“霍白这么低调?”林梵打听了一段时间了,玉简找不到人,那便只能去打听了,可惜并没有人听说霍白的名字。
飞升上来也没多少年,很少人知道也没什么,但霍家这个姓氏在上界应该是存在的吧?紫辰大陆上霍家飞升的人不少。
“慢慢找吧。”琨蛮淡淡说道,他现在对那张地图上的信息比较感兴趣,所以很是希望林梵能赶紧的突破到上仙。
最后,林梵也是无法,找不到就等等吧,她开始经常待在深山老林中历练,找寻各种妖兽战斗,在战斗中磨炼。
时不时的会从中出来,进入城市中换取紫玉跟所需资源,还顺便打听霍白的消息。可惜,一年年下去,并没有找到人,林梵都习惯了。
基本上,她并不是经常去城市里,大多数时间都是跟小黑两在各种险地中穿梭。
转眼便是十年过去,时间在林梵这里好似弹指间的功夫便过去了,回过头来,她终于突破到上仙初期了,来到上界已经超过十年时间。但其实她经历的时间远远不止这个数,这段时间内,林梵的地图已经增加了不少,几乎要完成了。
这日,林梵从一处森林中走出,眯了眯眼抬头看向上空,怎么感觉自己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阳光了一般?
“走吧。”林梵拍了拍小黑的头,他此时已经是一大约十四五岁的美少年,唇红齿白的好不迷人啊。
“梵姐姐,我们去哪?这里附近最大的城市叫天梯城,据说有一座天梯,非常之高,延伸到无限高处的地方,至今还无人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