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白点头,眼中微松。“我们是因为至尊宝典被送下去的。”
林梵惊讶,因为至尊宝典?我们?还有多少人?
“我是在渡劫期才开始慢慢有了一丝记忆。。。”
一个时辰后,林梵长舒一口气,看着远方,坐在山顶,靠在旁边的霍白身上,总算是知道了个来龙去脉。想到当初那些事情,再想想现在,果然是。。。
“哎呀,不好。”突然她想起一件事来,转头看向霍白。
“你们。。。你们对在下界的记忆是不是都还记得的?”
“嗯。”霍白凑上前,一边在她脖颈处亲了亲,一边低声回道。
林梵缩了缩脖子,有些痒,推了他一下,笑不出来。“完了,华菱也是跟你们一起下去的吧?”
“是。”霍白微愣,抬头看她,往红唇上攻击过去,天知道他想了多久。
“天啊,完了,她知道。”林梵脸色微变,华菱当初进入了她的空间的,她是怎么杀的人家,她还记得来着,人家是看到了至尊宝典所化的金叶纸的。
“什么?”
“华菱,她知道我在修炼至尊宝典。”
霍白皱眉,原来如此,这些年他在找寻林梵的时候,也遇到了另一批人在特意找寻一个下界飞升上来叫林梵的,他当时还在疑惑这些人所找是不是刚好跟林梵同名罢了,现在看来是真的同一个人。
“没事,他们还不知道你飞升了的事情。”说起来还是因为这些年林梵一直都在深山老林中修炼的原因,即便是他有意去找都没有找到人,不过林梵跟榆钱倒是有缘,每次都能碰上她。
“嗯,你们不是想要那副地图吗,过段时间应该可以了。对了,白天想要三个名额去那里。”林梵点了点头,她也没有特别顾忌就是了,只是不想弄太多麻烦在身,真的被暴露了也没办法,只能应对。
“嗯,还了这个承诺也不错,不然对你以后的突破影响非常大。”
林梵点头,她也觉得是,之前还不觉得,但在答应白天的时候,那一瞬间的变化足以说明一切。
“哎呀,你们不是下去找至尊宝典的吗,虽然没有以前的记忆,但至少会有个什么,怎么说,反正就是会一直以至尊宝典为目标吧,可是你怎么。。。”好像并没有见到霍白要找什么至尊宝典啊一直以来。
霍白突然笑了出来,低头在她唇上啄了啄,忍不住又加深了这个吻。
唔!林梵眨巴了下眼睛,这是什么节奏?
“我找了。”霍白低语着,搂紧了怀里的人,继续深吻。
“唔。。。你,等等。”林梵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