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林猛大叫一声,惹来周围的人侧目,林梵此时已经走到前面去了,听了他的怒喊,也没有停下脚步来。
这样一来更是惹得林猛气愤不已,握紧了拳头,本来便狰狞的面部更是吓人了。
“林猛,不是说族长在等着了吗?你怎么还不走啊。”却在这时,林梵突然转身看向他,一脸的不耐烦。
好似在说,林猛,你怎么有胆子耽误族长大人的时间呢。这完全是之前林猛内心深处对林梵的怒吼台词啊,现在赤裸裸的被打了回来,林猛一窒,涌在心头的火气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一时间竟然都有些心头绞痛起来。
“混小子,族长在催了,你怎么还在这里杵着。”突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林猛抬头看去,只见前面走来的一个大约三四十来岁的壮汉,正对着他怒吼,正是他那可怕的父亲大人。
林猛本来紧握的手,瞬间便松了开来,连忙快步上前追上林梵。
壮汉见他快步走动了,这才狠瞪了他一眼,转身往一旁走去,他这是刚好在倒弄木头,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家儿子的名字,还提到了族长,他怕耽误事情,连忙出来一看。果然是他那个混小子,竟然敢让族长等着他,不要命了。
林猛走到林梵身边,低头看了眼林梵,见到她嘴角弯起的幅度,真心想一拳揍过去,她绝对是故意的。虽然他不知道林梵是怎么知道他父亲就在那里附近的,但是林猛就是觉得这件事是林梵故意这么做的,引来他父亲教训他。
“你是故意的。”
“你说的。”林梵清瘦的脸上,浮现着淡淡的笑容,她其实心中才憋屈呢。走在林猛身旁,更是显示出了自己的瘦小,人家走一步,自己要快走两步才能赶得上。
不过是比自己大两岁罢了,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林梵脚下的速度其实不慢,只是面上却要做出淡然的表情来。这样竟然都能骗过林猛,他一直没发现林梵这是在加快速度的走着,心中还在嫌弃着林梵的摆架子。
一刻钟后,两人终于到了林家庄的议事厅正德堂,到了门口,林猛便停下来了,他脸上闪过一丝不甘,最终还是闷哼了一身转身离开了,看也没看林梵一眼。是啊,正德堂这样的地方,他这个不能修炼的人是无法进入其中的,除非他将来某一天能将一丝灵力留在体内而不消散,才有机会进入。
林梵站在门口处停了停,等着人去里面通报,心里却是有些没底,伸手摸了摸胸口处,这才感觉紧张神经缓和些。
“进去吧。”不一会,进去通报的人出来了,对林梵的态度说不好多好,也不会恶劣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