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知道今日没法好好安生下来了,站在那里没动,其他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懂,也站在那里没动,或低垂着眼或是挑衅的看她。
林天途听到有人说起这事,心中满意,面上却是露出一丝为难来。
“但是。。。白茯草是林藤所采,应留给林梵才是。”说着看向林梵,眼中透出的温和让林梵心中一顿,瞬而有些疑惑起来。
不是要来她这里抢夺白茯草的吗?难道是她想差了?族长还是会讲道理的?
当下她也没有开口,想着先看看情况再说,根据她以往打架斗殴的经验,敌不动我不动,立足之根本也。
“族长深明大义,可是林梵不过才五灵根,欣儿却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三灵根,这要是白茯草给欣儿用了,那她将来在剑仙派也能更快的立足,这对我们林家庄可是一桩大大的好事啊。”
林梵看向说话的人,正是一身黑色衣饰的二长老,一张历经风霜的脸上满是皱纹,眼中却一点都不疲态,而是锋锐的很。
此时,他的锋锐正射向林梵,一双眼睛如刀子般锋利,林梵此刻并没有修为,这么一对视下,即便只是一眼她也觉得胸口一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才堪堪停下来。
“对啊,欣儿这样难得的天才,族长,我们可要好好培养才是。”一时间其他人也开始附和起来。
林梵看着大厅里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却没人来问她这个主人一声,就这么确定白茯草,她会乖乖交出来?
“林梵,还不赶快交出来。”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旁边站在林欣旁边的林雪,斜倪看向林梵,仰起个下巴说道。
林梵将视线从大厅里转过去,从林欣开始一路扫射到林宇,勾唇笑了笑。“交什么东西?”
“哈哈,她还装傻,真是不知所谓。”林雪好似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左右看了看林欣跟林宇,嘲弄的看向林梵。
林欣并没有说话,即便里面的人都在讨论着将白茯草给她用,她既不拒绝也不表示欣喜,好似这一切都跟她无关一般。此时听到林雪的话,她也只是轻轻瞟了一眼林梵,多余的再也没有了。
林宇却是最沉默的那个,他一直都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林梵,就跟坐在左上首的大长老一样。难道这还有遗传?他们两个都这么沉默寡言的,在林家庄待了这么久,她从来没见过这两祖孙情绪有多激烈波动过。
林梵看了他们一眼,并没有说话,转开了视线看向大厅内,族长还没有答应的。
林雪见她如此作态,不由得心中不爽,不过是小乞丐罢了,要是没有林家庄,指不定她就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