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打开地上的锦盒,果然里面什么都没有了,他狰狞着脸,呼吸沉重,转身便直接往下跳了去。
林梵手中拿着白茯草跳下山崖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虽然知道这座山崖不高,但是也不矮,对于她这个才七岁又没有修为的人来说。
本身便已经受伤了,林梵咬着牙抱着头直到身体停下来才抬起头看向周围。
“撕。。。”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就不能动弹了,一动便是撕裂般的痛苦。
林梵白着脸,整个都皱到了一起,转头看了看来处,也不知道自己滚了有多远。
疯子肯定是很快就会发现,虽然这下面都是树木,但是只要近看就会发现其实崖底并不深。
她从来就没想过疯子会放过自己,会假装答应他只是为了给自己争取这么一点时间。她也知道对方不会真的去到林子入口处,所以她在疯子转身准备隐藏起来的那一刻出手,是最好的。
看向手中紧紧拿着的白茯草,林梵咬了咬牙,在她滚下来的时候,白茯草上面有些地方已经被刮折了。
犹豫了一会,她心中一狠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张口便将白茯草连枝带叶的往嘴里塞。没有锦盒保存,用不了多久就会枯萎,而且白茯草放在外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反而会引来疯子跟妖兽。
到时候,她一样保不住,还不如自己冒险一试,也许还能保住这条小命。
不过一会的功夫,整株白茯草便被她吃了个精光,林梵好似觉得自己身上的力气都多了起来。挣扎着起身,往自己记忆中的山洞走过去,那是在跟爷爷来采药的时候,无意中找到的,就在山崖底下不远,非常隐蔽。
就在她走后不就,疯子红着眼到了她之前趴着的地方,他沉着脸看了看林梵躺过的地方,确认了方向又追了上去。
林梵好不容易进入山洞,将山洞口的树藤弄好遮掩洞口,这才松了口气满脸大汗的背靠在石洞壁上。
吃下白茯草后,刚开始只是感觉身体有些热,体内充满了力量一般。只是渐渐地便感觉到身体开始疼痛起来,那种被填充满后将身体要撕开的感觉让她痛苦不堪。咬牙坚持到了这里,已经是她的极限了,此刻她已经没有空暇去顾及疯子会不会找过来。
“啊。。。”林梵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痛苦过,脸上的青筋都鼓了起来,从前在爷爷那里泡药浴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痛苦过。
为了不引来疯子,林梵死死的咬着牙,实在忍不住那股折磨这才低吼出声。身体控制不住地在地上打滚,林梵眼中已经充满了血丝,脸上几乎都青了,看起来狰狞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