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梵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感觉身体越来越舒服,暖洋洋的,好似冬天里太阳照射在身上一般的温暖。
林梵感觉眼皮有些重,挣扎了几下,才睁开眼睛,掉落下几块黑色的东西。依旧是之前的那个山洞,洞口处的树藤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林梵放下心来。
举起手升了个懒腰,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状况,乌漆墨黑的,还有股熟悉的怪味。林梵一愣,这不是自己每次在爷爷准备的药浴中泡完后都会出现的情况吗?
动了动身体,她感觉身体比之前轻盈了许多,而且更有力量了。疯子打伤的地方现在也没有痛了,好似一点都没有受伤一般,林梵心中一喜。
想起自己之前痛的死去活来,后来脑海中出现的那抹金光,自动的念叨着那些字句。林梵闭上眼仔细去感应,发现脑海中不知道何时竟然出现了一本熟悉的书籍,仔细一看,正是之前她揣在怀里的发霉残本。
它怎么跑到自己脑袋里去了?
林梵摸了摸脑袋,却是一抓一手黏稠,呃。。。恶心。。。她看着手中的东西,用力甩了甩,恶心死了,脸上满是嫌弃。
先不管那么多,赶紧将身上的这些给洗干净了才是,也不知道疯子走了没。
走到洞口处,她小心地探出头,看看外面的情况,还好没人,疯子应该是不在这里。
走出山洞的时候,林梵愣了愣,转头看了看山洞口,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怎么感觉山洞便小了?她记得自己之前是直行进去,刚好够高度,可是自己刚才出来的时候,怎么要微微猫着出来?
不过,疑惑也只是那么一下,她转身往外走去,记得这里附近应该有个小溪的。
果然,走出不远后,便见到前面有一条不大的小溪流,林梵脸上一喜。上前去衣服也不脱就跳了进去,凉爽的溪水在身上流淌着,林梵眯了眯眼,弯唇笑。
没有衣服换,林梵也不讲究这个,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洗了干净,又穿在了身上,湿哒哒的。
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林梵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想着。她现在体内并没有像爷爷所说的那种特别的能量在,说明自己还没有凝聚出灵力来。
不知道脑海中爷爷给的那本残本功法是什么东西,也没个名字什么的。是不是修仙的功法呢?
不过,反正自己按照那些心法走,身体倒是更强大了,林梵伸手看了看自己的胳膊。
嗯,像林猛那样的身材,也是指日可待的,这个可能不是没有。
林梵摸了摸干瘪的肚子,皱了皱眉,转头看向周围,眼睛一亮,还好这里有果子吃。